夺权这个妻子不简单

夺权这个妻子不简单

作者钟映颜

都市连载中2021-02-18

在线免费阅读

  云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何溪竹和邱君凉的言情完结佳作《夺权这个妻子不简单》,是由作家钟映颜所写,小说讲的是何溪竹夺权上位,甚至不惜亲手杀了自己家人和丈夫最爱的女人,外人眼中的何溪竹如武则天般不择手段,可殊不知她内心深处的秘密...

免费阅读

  见齐斯岚还敢狂,邱君凉冷冷一笑,他讽刺地看着齐斯岚。

  “她是我的妻子,齐斯岚,你现在以什么身份站在这对我指喝?”

  这一话,竟堵得齐斯岚哑口无言的感觉。

  男人见何溪竹不发言,他不禁一个利眸扫过去,冷笑着提醒。

  “溪竹,难道老公大人我还无法让你满意?需要去外面勾那些小白脸?”

  闻言,何溪竹当即变了脸色,她想到了昨晚的事,很害怕邱君凉会当着齐斯岚的面说出来,转头看齐斯岚,见齐斯岚并没什么异样,何溪竹才稍稍安心,她皱眉地看向邱君凉。

  “斯岚是我朋友,我受伤,我朋友来看看我,这样也不对?”

  好像真没什么不对。

  邱君凉一时怼不上话,他只好赶人。

  “既然如此,齐斯岚看也看了,喂也喂了,是不是应该走了?”

  然而,齐斯岚站在那儿,丝毫没有要走的准备,何溪竹担心两人这样僵下去会动起手来,只得化解。

  “斯岚……”

  齐斯岚转头看她,担心地应。

  “溪竹,怎么了?”

  她皱眉,眼中带有恳求之色。

  “你先回去吧,我没什么事了,你公司也事忙,先回去好不好?”

  何溪竹眼中的恳求,齐斯岚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知道她是为自己好,而且,因着邱君凉与何溪竹有了一层婚姻关系在套牢,他真不好怎样,只能暂时妥协。

  “好,我先回去,要是有什么事,你随时打电话给我。”

  他转头看向邱君凉,话虽还是对何溪竹说的,却分明是说给邱君凉听的。

  “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溪竹,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闻言,邱君凉眯了眯眼。

  齐斯岚走到那旁,默默地弯身去捡被邱君凉打翻的汤水盒,何溪竹看着,眼眶当即一红。

  等齐斯岚走后,何溪竹因着怒邱君凉的过份,态度瞬间转冷。

  “你来干什么?”

  见她对齐斯岚一个态度,对自己又另一个态度,邱君凉简直要气死,他冷哼一声,故意将汤水盒重重地放在桌面上,震得桌面的东西都跳了跳。

  在床边坐下后,他定定地看着她。

  “文件怎么回事?何溪竹,你是故意的吧?”

  果然,他真这么认为。

  不谈其它,何溪竹想着自己明明放进文件袋里的文件居然会自己飞到抽屉里,她就暗自皱眉,但,这种事,她不太好对邱君凉说。

  何溪竹想了想,她忽然不知该怎么解释。

  说自己大意,才导致这个疏忽?那还不是犯了错误?因着无法解释,她干脆沉默。

  男人见她连个解释都不愿给自己,又是一气,他扫了眼桌面的汤水盒,忽然一把伸手抓去,就是狠狠摔地上。

  “那还喝个屁?我喂狗也不喂你这个贱人!”

  突然的巨响,吓得何溪竹颤了颤,她受惊地看着邱君凉,真的,何溪竹发现,她要再这么跟邱君凉相处下去,迟早得被他突然的情绪给吓出心脏病。

  摔了汤水盒,邱君凉似乎还不解恨。

  他眯着眼睛看何溪竹,面目逐渐变得阴沉,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总是这样,何溪竹,你总是这样,永远不会给我任何一个解释,这次的文件是这样,上次的照片也是这样,还有溪清……溪清的死,你至始至终没给我一个解释!”

  说着,他应该是越想越气,下一秒,双手已直接掐住她的脖颈。

  “贱人、毒妇,溪清好歹也是你亲生姐妹,你怎么冷血到连亲人也能下得去手?就为了这邱太太的位置?你说,何溪竹,你说啊……”

  她本重伤在身,再被他这么一折磨,半条命快没了。

  何溪清……

  想起那个女人的死,何溪竹眼神闪过复杂,然而,一些事,她不知该怎么解释,就如同这次的文件,因为,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又怎么解释?

  何溪竹越沉默,邱君凉越恨她,手的力度也越重,双目猩红。

  “你不会明白,何溪竹,你永远不会明白溪清的好,永远……”

  那个单纯美好的女子,是他孤独世界里,唯一不嫌弃他的人,那个胆小怕事的女子,为了他,甚至不惜和野狗抢食。

  说是爱情,其实,他和何溪清,更多的是一种相依为命、惺惺相惜的感觉,那种感觉,只有内心孤苦过的人才会明白。

  当年的苦,一幕幕地浮现眼前,何溪竹在窒息的同时,也震惊地睁大眼睛。

  因为,她看到,近在眼前的那张脸,邱君凉泛红的眼中,竟然有泪水在滚动,她从没见过他这样,而他这样,是为她?还是为何溪清?

  眼看着,何溪竹就要翻白眼窒息过去。

  邱君凉似乎才脑子一醒,他紧掐的大手猛然一松,何溪竹终于找回呼吸,大口大口地换着气,还咳嗽着,整个人软绵绵,一丝力气都没有,看来,被掐得厉害。

  看着她的模样,男人怔怔的。

  刚才,只要他稍稍迷失了心智,那么他真会活活掐死她的,意识到这点,邱君凉一下转身跑走,余留病床上的何溪竹虚弱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一直说她不明白何溪清的好,也是,她又没有亲眼目睹两人在一起的相处时光,怎么知道那些?

  然而邱君凉,我不明白你,如同你也不会明白我,也不需要你明白!

  晚间,已是夜色很深。

  何溪竹早已睡了,一直到她临睡前,邱君凉都没再来过,倒是齐斯岚,入夜前又来探望了一次,齐斯岚真的是个很温柔的男人。

  如果没有那次意外,如果没有母亲和澈儿的仇,或许,她可以跟齐斯岚好好地生活。

  可,一切都无法再重来了。

  当母亲和澈儿死去那一刻,她何溪竹,就注定不能再过她简单的小女孩生活,而注定背负沉重的命运。

  身为母亲和澈儿的唯一亲人,如果她都不帮母亲和澈儿将恶人绳之以法,而是选择苟活,那她跟窝囊废又有什么区别?

  门,轻轻地被推开。

  邱君凉站在门缝处,眼神复杂地看着她,他还是进来了,出去游荡一圈,特别是提起何溪清的那件事,他才发现孤独感原来这样强。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可,邱君凉看着他们,却觉得好陌生。

  他想何溪清,想念当年那个与他相依为命的女子,他对她说过,溪清,以后我要娶你,你也只能嫁我,两人建立起的信任,比任何亲人都亲,背叛永远不会发生在两人身上。

  可,为什么?

  一想到这,邱君凉的眼神就发狠,他还是放不下,冷冷地走到床边,眼神阴狠地看着何溪竹,就是这个女人,夺走了他相依为命的溪清!

  就在这时,何溪竹不知怎么了,开始喃喃不清地说着什么。

  “妈妈……”

  闻言,男人一怔,他听不大清楚,因为她声音太小,所以,他下意识地凑过去,将耳朵贴近。

  “妈妈,妈妈……”

  何溪竹忽然一下抱住邱君凉,紧紧地,哽咽地叫,应该是做噩梦了,而且还是什么令她难受的梦。

  男人听清她叫的是什么后,整个人一僵,他居然被人当做妈妈?

  邱君凉不知,自己何时母爱泛滥成这样,居然被人叫做妈妈,而且还是一个他恨之入骨的女人!

  听着她叫妈妈,男人想起自己的母亲,也因着这个缘由,这晚,他留下来陪她。

  然后,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内疚,自这晚以后,一直到何溪竹出院,邱君凉一次都没有再来看过她,至少,何溪竹是这样认为的,反正她没再见过他。

  至于他有没有趁她熟睡的时候偷偷来,她就不知了。

  何溪竹紧张工作,身体恢复到一定程度,她就zhu张出院了,虽然,医生建议让她多休养一段时日,可,她不肯。

  本来也不算很严重的伤,但,的确也不算轻就是。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