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别狂她有金手指

总裁别狂她有金手指

作者焦糖

总裁连载中2020-11-18

在线免费阅读

  云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梅可卿和北辰拓的总裁言情佳作《总裁别狂她有金手指》,是由作家焦糖所写,全文讲的是梅可卿将一颗真心捧到北辰拓身边,却被他狠心踩在脚底,后来梅可卿亲手把自己心挖掉并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度过生命尽头最后时刻,如今梅可卿带着金手指重生,看霸道总裁梅北辰拓如何开启漫长的追妻火葬场之路...

免费阅读

  来人正是北辰拓。

  周围的人都被北辰拓通身冷冽的寒意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魏大少爷被北辰拓掐住的手以一个扭曲的姿势吊着,额头滚落的水珠不知道是酒还是汗,他杀猪般嚎叫着:“疼,疼,疼,北辰总裁,我刚刚是喝醉了酒胡说呢,都是胡说的啊。”

  北辰拓擒住男人的手用力一捏之后才甩开,没了支撑的魏公子疼的直哼哼,再也没有了刚刚嚣张的气焰。

  北辰拓解决完这件事一手顺势落在梅可卿的腰间,换了个姿势搂着她。

  礼服背后不过是薄薄的一层纱,北辰拓手掌炽热的温度一阵阵清晰的传来,梅可卿感觉紧挨着他手中的那处肌肤发热,发烫,最后连脸都烫红了。

  北辰拓竟然愿意在大庭广众下搂着她,那他是不是……也没有那么讨厌她?

  可还没有等她鼓起勇气去看北辰拓眼里的情绪,魏意琴惊讶的声音从侧面传来:“哥,你怎么了?”

  随后魏意琴才来到梅可卿的面前,那惊讶的神色先是一愣,然后一脸潸然欲泣的望着北辰拓开口:“拓,你们……我不过是去了趟洗手间……”

  随后她把目光移到窝在北辰拓怀里的梅可卿身上,眼里飞快划过一丝嫉恨,哀怨的说着:“梅可卿,你那天明明都不许我提隋子参的名字,你既然爱着别人,为什么还和我抢拓?”

  魏意琴的话出口,梅可卿的脸瞬间苍白,她明显感觉搂在自己腰间的手一紧,身侧的温度突然冷了很多,而原本还有些私语的周围瞬间寂静,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被围在中间的三人。

  梅可卿反驳:“你胡说,我从来没说过我爱……”魏意琴断章取义让梅可卿本能感到危险,可她的解释还是慢了一步。

  魏意琴故意带着歧义误导说:“梅可卿,你摸着你的良心说,那天我提起隋子参的名字你是不是很愤怒?!”

  见梅可卿语塞后,魏意琴脸上狡诈一闪而过,随后又先发制人说:“你若是否认也没关系,大不了我们一起去看监控,梅可卿你敢吗?”

  所有的退路都被魏意琴堵死,梅可卿张了张嘴,想解释:“我……”可一想到隋子参却又不安起来,当初隋子参已经被她连累名声尽无,现在她还能自私地把他名字说出来让别人笑话吗?

  梅可卿的不安与不愿落在别人眼里就是胆怯心虚,欲盖弥彰。

  北辰拓从魏意琴刚刚出现到现在,都未发一言,可搁在梅可卿腰间的手几乎要摁断她的腰,北辰拓清晰地让梅可卿知道了他的怒气。

  梅可卿疼得仰头望去,北辰拓神情冷峻,眉宇清冽,深邃的眼眸酝酿的寒意让她的心凉到了谷底,她下意识摇头解释:“北辰拓,你相信我,我没有……”

  越解释越慌乱,越慌乱越虚假。

  梅可卿最终被北辰拓推开。

  见北辰拓推开了梅可卿,魏意琴欣喜跟上前,却被北辰拓眉眼间的寒意冻住:“拓,你怎么了?”

  她脸上的笑容只不过僵了一秒随后又立即换上更加甜美的笑,用更加柔美的嗓音撒娇:“拓,你生气了?但人家说的可是实话。”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还往梅可卿那边瞥了一眼。

  北辰拓推开魏意琴大着胆子缠上来的手,用犹如冬日寒冰的语调警告:“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说话间睨了一眼站在一起的魏家兄妹,转身离开。

  魏意琴和魏大少爷都被那一眼盯得透心寒,不敢在北辰拓面前造次。

  这宴会上没有一个善待梅可卿的人,北辰拓已经离开,梅可卿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梅可卿在经过魏意琴的身边时,听着魏意琴压低了嗓音,阴森森的警告:“梅可卿,我再警告你一次,别妄想和我抢,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梅可卿反而粲然一笑,问:“你想怎么不客气?还想把以前的手段再玩一遍?”

  梅可卿笑红了眼睛,可那灿烂的笑容却让人觉得诡异,魏意琴情不自禁后退一步,梅可卿接着说:“魏意琴,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玩好了。北辰拓,我是不会放弃的,谁能笑到最后,我们各凭本事!”

  既然无论抢不抢,她都会被针对,那为什么不去抢?她的尊严、脸面早已被践踏,也没什么好怕的!

  梅可卿带着骨子里的傲气转身离开宴会会场,直到她坐进车里的那一刻,那假装出来的强势也颓然消散,身上所有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

  梅可卿知道自己刚刚冲动了,可她并不后悔。

  魏意琴不应该拿隋子参的名义来刺激她的,每当想到那个风光霁月的男人被自己连累的无容身之地,她就恨不得……

  一滴泪,两滴泪,越来越多的泪滚了下来。

  “对不起。”每一次想起隋子参,梅可卿都忍不住愧疚道歉一次。

  “梅可卿,你在对不起谁?!”北辰拓清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梅可卿惊慌起身,侧首往旁边看去,果然见到了神色冰寒未霁的北辰拓。

  猝不及防的话让梅可卿来不及掩饰好自己的狼狈,梅可卿惊慌的问:“北辰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惊慌过后,思及北辰拓刚刚话里的意思,梅可卿身体一歪,只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

  北辰拓的神情却因为梅可卿的话更加难看,眼里的尖锐宛如雪山上化不开的冰雪:“我允许你顶着北辰太太的身份到处招蜂引蝶了吗?”

  梅可卿又是一僵,北辰拓的话总能轻而易举地刺透她的心,招蜂引蝶啊……呵,她倒是想把他这只蝴蝶招过来,可他从来都不屑一顾。

  既然他不相信她的品行,她解释了又有什么用,只说:“对不起。”

  北辰拓轻易捕获到了梅可卿眼里的悲伤,但他不知道她的悲伤都是因为他。

  一股不受控制的焦躁烧了起来,他夹杂着怒意的言语犹如三月寒气一股脑向梅可卿袭来:“梅可卿,我不管你想护着的野男人是谁,但你顶着北辰太太的身份时最好不要。”

  野男人,两组粗鄙的词语再一次狠狠地震撼着梅可卿,心好像寂静了一秒,然后哗的一声碎成冰屑。

  她缓缓转头死死盯着北辰拓,还泛着泪的眼眶一点点被气得通红,可她却极冷静的说:“我找野男人又怎样?不是你说的我们只是交易?”

  反正他都不在乎,又何必问这些呢?屡次被误解,冲动疲惫的梅可卿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狼狈。

  北辰拓先是一顿,随后被气笑了,很好,胆子大的都敢挑衅他了。看来,他对她太宽容了。

  北辰拓唇角勾着嘲讽的笑,说:“你只记得交易,难道不记得协议吗?”

  梅可卿的怒气被这句质问打断,然后慢慢消散下去:是了,她这求来的婚姻附带的那份可笑的协议里有无数对她的约束。

  而北辰拓,却完全自由。

  梅可卿愣神期间,北辰拓已经慢慢俯身靠近梅可卿,她震惊之下愣愣地看他越靠越近,北辰拓终于在梅可卿眼里见到慌乱时才停住,而此时两人的距离已经近的能够交缠呼吸。

  在这样缱绻的距离下,北辰拓却用如同淬着冰的声音说:“你要是敢做,我有得是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

  他的东西,就算他不要,也不容别人染指。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