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嫁给前夫死对头

重生嫁给前夫死对头

作者楚枝韩湛

古言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重生嫁给前夫死对头,楚枝韩湛小说,重生嫁给前夫死对头完整版免费阅读,楚枝韩湛大结局,小说《重生嫁给前夫死对头》内容扬葩振藻,大神作者八月笙笔头生花,其中主角为楚枝韩湛,云阅读网带来精彩章节阅读:楚枝前世经历被抱错而后惨死的下场,重生之后,果断的嫁给了渣男前夫死对头韩湛…

免费阅读

  这厢钱嬷嬷和冬儿感叹老夫人对楚枝疼爱有加,尤其是冬儿,盯着料子舍不得收起来。

  见此,楚枝突然想起来,前世她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那时她因为刚回府就出了丑,母亲吴氏对她的厌恶不加掩饰,天天带着楚曦在外游玩。

  她一个人在府中孤苦无依,拼了命想要融入这高门大院的生活,无奈身边没有一个能够指点她的人。

  当初的她连生存都是困难,更不用说给祖母请安了。

  因此,祖母也没有机会给她说那些话,更没有送料子给她。

  以至于她虽然参加了海棠春宴,还没来得及露脸,就被以楚曦为首的世家贵女,欺负的灰头土脸。

  最终落得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土包子”的评价。

  楚枝长舒口气,如今她不再是那个可怜弱小又天真,最终被楚曦毒死的楚枝,这一世,她一定会活出不一样的楚枝。

  想到这里,楚枝正要叫冬儿将料子收起来,就听院子里有丫鬟纷纷喊道。

  “给夫人请安。”

  她刚起身走了两步,吴氏就冲了进来,抬手就是一巴掌。

  楚枝没有防备,直接被扇倒在地。

  “姑娘!”

  “夫人您这是做什么?”钱嬷嬷见吴氏来势汹汹,她怕楚枝吃亏,赶紧跟了进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姑娘做错了什么,您要这样打她?”

  “她算哪门子的姑娘?”吴氏冷笑,“我堂堂楚府夫人,打她还要理由不成?倒是你,不过是个下人,仗着老夫人撑腰,竟然敢跟主子这么说话?”

  钱嬷嬷想说什么,被楚枝一把拉住。

  “姑娘?”眼见楚枝的半边脸都肿了,钱嬷嬷心疼的不行,对冬儿道,“还不快去给姑娘取冰块来消肿!”

  “不许去!”

  吴氏叫带来的人拦住冬儿,厉声说道:“一个农家来的野种也配用冰块?”

  被打的脸火辣辣疼,眼睛因为生理疼痛溢出眼泪,楚枝伸手擦掉。

  她松开钱嬷嬷的手站好,定定的看着吴氏,缓缓说道:“您说我是野种,那生我的您又该如何自处?”

  吴氏怒不可遏:“你这个小蹄子!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扬起手又要打楚枝,吓得一旁的丫鬟赶紧拦住。

  楚枝毫不畏惧。

  “你竟敢瞪我?

  吴氏气的不行,越看越觉得楚枝碍眼,恨不得立马把她赶走。

  但在赶走楚枝前,她还有话要说。

  她的曦儿不能随便被人欺负。

  “我书香门第出身的大家闺秀,怎会生出你这样粗俗不堪,心术不正的女儿?我不管你给老夫人灌了什么迷药,竟挑拨老夫人要送走曦儿,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女儿只有曦儿一人,绝对不是你这种费尽心机攀附权贵的野种!”

  楚枝垂眸,淡淡道:“我知道。”

  前世为了得到吴氏认可,她拼命习字,学礼仪,读书……知道吴氏喜欢梅花三弄,就偷偷跟着先生学琴,数九寒天,手都冻破了,指腹更是磨出了茧。

  终于得到了先生的一个:“尚可。”

  她开心极了,激动地不得了,当下抱着琴跑到吴氏面前,说要弹琴给她听。

  结果呢?

  吴氏一把将她的琴扫落在地,冰冷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像是在看一个仇人:“我们楚家的女儿,才不会学伶人的东西!”

  那个时候的楚枝委屈难过极了。

  她虽然年纪小,但也知道伶人是什么意思。

  她的亲生母亲,竟然拿她跟秦楼楚馆卖艺的女子比。

  可惜楚枝从小坚强隐忍惯了,就是再难过委屈,也不会表现出来。

  知道吴氏不喜欢,她就弯腰抱起琴默默走了。

  后来,她听到吴氏对楚曦说:“你那个姐姐是个心肠冷硬的,从来不见她在我面前哭一哭,我都怀疑她有没有心,我看呀,她压根就没当我是她母亲。”

  吴氏只看她表面不哭,就觉得她心肠冷硬。

  只有楚枝自己心里清楚,在数不清的黑夜里,她哭湿过多少次枕头。

  若她真的没有当吴氏是母亲,又岂会因为楚曦的一句“你亲娘托我给你的玫瑰糕”,而送了性命!

  而现在,就是她满心期待想要靠近的母亲,指着她的鼻子说不认她这个女儿。

  楚枝定定的站在那里,单薄的腰身挺得笔直。

  见此,吴氏心底的怒火更盛。

  她正要说什么,眼角的余光瞧见了桌子上的布料,脸色陡然变了。

  “你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蹄子,哪里配得上这么好的料子!”

  就是因为这两匹布,才叫她的曦儿哭得那么委屈伤心。

  吴氏怒火四起,上前一把将布料拂在地上。

  “以后但凡曦儿没有的,都轮不到你,就是毁了也不给你!”

  说完还用脚踩了两下。

  她踩的那么狠,那么用力。

  鲜艳飘逸的图案瞬间被污的不堪入目,刺得楚枝眼睛生疼。

  见料子毁了,吴氏终于解气。

  像是找到了突破口,她又将屋子砸了个精光,方才罢休。

  她冷眼瞧着楚枝,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想做我的女儿?休想!”

  吴氏说完这句话后,带着一众丫鬟婆子扬长而去。

  看着屋内一片狼藉,钱嬷嬷气的说不出话来。

  冬儿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直说:“夫人怎能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

  何止是过分,简直是在楚枝心上捅刀子。

  相对于她们二人,楚枝则表现的极其淡然。

  她拿帕子给冬儿擦干眼泪:“哭什么。”

  “姑娘……”冬儿抓着楚枝的手,“夫人她……”

  “你先下去洗把脸,然后叫人把屋子里收拾一下。”楚枝打断她的话,笑着说道,“赶紧去吧,好歹是我的贴身丫鬟,别叫人看了笑话。”

  听到最后一句,冬儿硬生生止住眼泪。

  安慰好冬儿,楚枝这才弯下腰,将那两匹布料小心拾起。

  看得钱嬷嬷心酸不已,满是心疼。

  “姑娘还捡它们做什么,都毁了。”

  楚枝拍了拍上面的土:“无妨,外面的毁了,里面的还好着,每匹做一身,总共能做两身呢!”

  不是楚枝眼皮子浅,她前世拥有的好布料,堆满了整个库房。

  委实是眼下她能拿出手的只有这两匹布了,所以得好好收着。

  她还等着衣服做出来,穿的光鲜亮丽,在海棠春宴上打那些人的脸呢!

  这么多年下来,楚枝别的没学会,脸皮厚这点倒发展的不错。

  至于吴氏……

  楚枝笑了笑。

  吴氏从未将她当女儿看过,这个事实她用了一辈子和一条命,早就看透。

  曾经没得到过,如今也不再奢求。

  这辈子,她只想好好的过自己日子就够了。

  晌午发生的事,老夫人傍晚才知道。

  原是下面的丫鬟受了吴氏的吩咐,不准任何人议论。

  还是荣宁堂的丫鬟去花房给老夫人拿花,听到几个婆子议论,这才知晓。

  就立马告诉了曹嬷嬷。

  曹嬷嬷听后,又说给老夫人听。

  老夫人还不相信,不信吴氏会做出这等辱没身份,不知轻重的事来。

  就派了人去打听。

  等丫鬟一五一十如实,把今天发生的事说给老夫人听后,可把老夫人气的不轻。

  随手就把一套上好的天青色缠枝莲茶具给摔了。

  “亏她还是楚家的儿媳妇,堂堂二夫人,书香门第出身的才女,竟这般放肆无状!”

  第8章把楚曦送走

  “老夫人您消消气。”曹嬷嬷连忙替老夫人顺气,“当心气坏了身子。”

  “消气?我怎么消气!你当她这是打楚枝呢?她这是在打我的脸!你听听她骂的什么话?一口一个小东西,一口一个小蹄子,连野种都出来了,这话是知书达理的人说得出口的?跟柳巷那些骂街的泼妇有什么两样!”

  曹嬷嬷叹了口气:“二夫人这次确实太过了。”

  再不喜欢楚枝,到底是楚家的孩子,她的亲血脉,怎么能骂出那种话来?

  连老夫人送的料子都毁了,还打了楚枝姑娘一巴掌。

  还真的是……

  不只是老夫人,连曹嬷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老夫人冷笑,对曹嬷嬷道:“你去前院叫章儿过来,亲自去,就说我有话要说,叫他速来。”

  曹嬷嬷过去的时候,楚章还未归家,便留了话,就说老夫人有急事叫他。

  大约一个时辰后,楚章才回府。

  听闻老夫人找他,连衣服都未换,风尘仆仆赶来荣宁堂。

  “儿多日未曾归家,不知母亲是否安好?未在母亲身前尽孝,还望母亲原谅儿。”说着跪下给老夫人请安:“叫母亲久等,是儿的不是。”

  十日前,楚章奉皇命外出查事,今日有了结果回京复命。

  便一早叫人捎话,说他申时回府。

  不想遇到尚书大人,耽误半响,拖延至酉时才归家。

  老夫人心疼儿子,连忙叫他起来。

  “你如今外出办事,乃是圣上重用你,这是咱们楚家的福分,母亲开心还来不及,哪里会怪罪你。是我听说你回来了,就着急叫你,赶紧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楚章喝了杯茶,同老夫人说了几句,这才进入正题。

  “母亲这么着急叫儿子过来,可是有要事?”

  “那日你前脚刚走,枝儿后脚就回府了,你们父女两也没见面,等晚点你安顿好,你们父女两一起用个晚膳吧!”

  楚章点头:“若不是恰好有事,早该父女相见了。”

  “是该如此。”

  老夫人说完叫来自己的大丫鬟玲珑:“你去告诉姑娘,就说老爷回来了,叫她梳洗一番来我这边用晚膳。”

  玲珑领命去了。

  若真的只是叫他们父女见面,吃顿饭,大不会这般着急。

  虽然老夫人现在笑着,但明显能感觉到老夫人身上散发的怒气。

  遂问道:“母亲是否有事要对儿子说?”

  老夫人叹了口气,便将楚枝从回府那一日到今日发生的所有事,如数说给楚章听。

  等听到吴氏打了楚枝巴掌,指着她鼻子骂“野种”的时候,直接拍了桌子。

  “岂有此理!”楚章怒不可遏,“枝儿刚回府不和她亲近,我尚能理解,毕竟枝儿从出生就不养在她身边。可枝儿总归是她的亲生女儿,怎能那般冷落毒打枝儿?还骂出那般不堪入耳的话,简直有辱身份!”

  见楚章这般生气,老夫人反而不气了。

  她慢悠悠转着手中的佛珠,缓缓说道:“我叫人打听清楚了,是曦儿听闻我给枝儿两匹料子,就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把屋里砸了个遍,你媳妇将她哄好后才去找的枝儿。”

  楚章瞬间就听出了老夫人话中的意思:“母亲的意思是……”

  虽然楚曦不是自己的亲生血脉,可毕竟是从小养大,楚章对楚曦的疼爱不比任何人少。

  便说道:“曦儿确实偶尔娇蛮了些,但不是那种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的人,何况我们一早就说好了,枝儿回府并不影响曦儿,我们照常养着曦儿就是,她还是楚家的五姑娘,没道理诬陷枝儿啊!”

  老夫人说道:“我知道你心疼曦儿,有些事不是养不养得起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养的问题。”

  “原本我也没想着要送她走,委实是你那媳妇做的太过分,枝儿回府七八天了,她对枝儿不闻不问就罢了,天天带着曦儿外出应约,不是裁衣裳就是做首饰,却不知道枝儿的衣裳都旧了破了!我今日才给了枝儿两匹料子,她就替曦儿委屈还动手打了枝儿,那以后呢?我肯定是比谁都要疼枝儿的,那她是不是天天要在家里闹,百折磨毒打枝儿?”

  “母亲言重了,吴氏她哪里有那个胆子。”楚章连忙起身请罪。

  老夫人冷笑:“哼!她没胆子,那今日的事是谁做的?”

  楚章不禁尴尬。

  见楚章如此,老夫人便知他舍不得楚曦。

  果然,就听楚章说道:“可曦儿毕竟在咱们家锦衣玉食惯了,又被我们娇生惯养长大,她从小就没吃过苦,要是突然送回去,她怎么受得了?不如儿子这就回去好好教训一顿吴氏,让她日后一碗水端平,不再有类似今日的事情发生,请母亲放心。”

  闻言,老夫人说道:“你都想好了对策,我还能说什么?只是你记着,若再有像今日的事情发生……”

  “儿子向母亲保证,绝对不会了。”楚章连忙保证。

  “算了。”老夫人叹了口气,“你且先去耳房梳洗,等枝儿来了,你们父女两好好吃顿饭。”

  “儿子遵命。”

  待楚章走了,曹嬷嬷才小声劝道:“老夫人不必生气,二爷能做出这个决定也是好的。”

  “其实我也没打算送走曦儿,虽说曦儿不是亲生的,但在府里养了这么大,又是我看着长大的,到底有那么深的情分在,你叫我怎么舍得把曦儿送走?再加上我看他们夫妇二人确实舍不得,就干脆养着了,只是今日的事太令人生气,为了防止以后生出大错来,我只能借机敲打章儿。你想啊,一个亲生刚回府,一个养女抱错,两个凑到一块,长此以往,会埋下祸患,到时候就是想挽救也无济于事。”

  老夫人叹气:“其实要我说,都是吴氏没有教好,若是吴氏教的好,又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曦儿那么乖巧听话的孩子,才多久就变成了这样?说不定是那吴氏的主意。”

  这……曹嬷嬷没敢说话。

  当初二爷求娶二夫人时,老夫人就极力反对,后来成亲后,见二夫人每天只是诗词歌赋,既不立家,也不管账,偏偏耳根子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点辨别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于是更加不喜二夫人。

  曹嬷嬷主动转了话题:“您考虑的在理,假装将曦姑娘送走,反而会叫二爷对枝姑娘上心,是件好事。”

  老夫人点头:“但愿章儿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再说楚枝,今日被吴氏闹了一通,大家瞬间明白,楚枝何止不受二夫人待见,看今天下午那情形,恨不得杀了楚枝才解气。

  恐怕这个刚回府的嫡亲姑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尊贵,早就被厌恶了。

  一时间人心惶惶。

  气的冬儿直掉眼泪。

  “姑娘您怎么就不着急?赶紧想想办法啊!”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二夫人又不待见她们姑娘,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想什么办法?”楚枝不以为然,“再怎么着,楚家不会少了我这一口吃的。”

  “姑娘!您怎就这般没有斗志?”

  倒是钱嬷嬷沉思道:“姑娘您不着急,可是已经想好了对策?”

  楚枝也没有瞒着:“不管我做什么,母亲这辈子都不会喜爱我,与其在她那里争得一席之位,还不如每天按时给祖母请安,好好孝顺祖母,楚府总有拎的清的,更何况还有父亲在呢!”

  今日这事不论搁在谁身上,都会方寸大乱,伤心不已,而楚枝自始至终都淡然处之。

  既不着急,也不难过。

  钱嬷嬷这才猜测她自己有了想法。

  却没想到楚枝从一开始就舍弃了吴氏,只认准了老夫人。

  不由得愣在原地。

  “这……”

  “怎么了,不妥吗?”楚枝问道。

  “不是不妥,奴婢还以为,您会更看重二夫人。”

  楚枝勾唇。

  前世的她可不就是将吴氏看得比天还重么?

  结果呢?

  努力了大半辈子,拼尽全力,却抵不过楚曦的一句甜言蜜语。

  知道钱嬷嬷是真心伺候自己,楚枝也没瞒着,就多说了两句。

  “你没听母亲说吗?在她的心里只有楚曦,她也只认楚曦一人,我做的再多都比不上楚曦,既然如此,那我何必强求,还不如真心实意的孝敬祖母,这就够了。”

  前世的经验告诉楚枝,只要有老夫人在,她就不会吃亏。

  毕竟吴氏再厉害,都牛不过老夫人。

  老夫人才是楚家的顶呱呱。

  钱嬷嬷倒是说道:“其实夫人性情很好,只是骤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难免说了一些过激的话,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言下之意,是叫楚枝不用这么决绝。

  再怎么着,那也是她的亲生母亲。

  何况如今以孝治天下,吴氏对楚枝再不好也没人说什么,可若楚枝不认吴氏,那就是大大的不敬。

  日后出去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遑论她是女子,日后还要嫁人。

  若是名声坏了,还有谁敢求取?

  没想到楚枝却道:“嬷嬷不必劝我,我心里都明白。”

  前世她努力了一辈子,最终还不是什么都没得到!

  南墙撞过一次后,就会醒了。

  见此,钱嬷嬷只能道:“不过姑娘考虑的在理,老夫人打心眼里疼您,您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叫老夫人亲自教导您,这样的福分,除了大姑娘再无旁人。再过半年,大姑娘就嫁到侯府去了,按说我们这样的门第嫁到侯府,是实打实的高攀,但侯府老夫人同咱们老夫人是旧相识,知道大姑娘是老夫人亲自抚养,又见大姑娘端庄知礼,这才定了大姑娘,姑娘您若是能得老夫人教导,日后也好说亲。”

  闻言,楚枝笑了笑没有说话。

  说亲什么的,她真没有考虑过,如今她只想好好的活下去。

  而楚枝想要活的好,唯有抱好老夫人这条大腿。

  两人正说着,玲珑就来了。

  “玲珑姐姐怎么来了?”玲珑是老夫人的大丫鬟,楚枝连忙将人请进屋里,“可是祖母有事?”

  “姑娘折煞奴婢了,您是主子,奴婢怎能当您一声姐姐。”玲珑赶紧说道,“二爷回府了,正在老夫人那里,老夫人命奴婢过来请您去荣宁堂,同二爷一起用晚膳。”

  “父亲回来了?”

  记得前世父亲回来的没这么早啊。

  “回姑娘的话,二爷刚回府。”

  “好,我换身衣裳就过去。”

  “姑娘您慢慢收拾,不着急,奴婢先回去复命。”

  玲珑一走,钱嬷嬷就道:“二爷终于回来了,以后有二爷给您撑腰,二夫人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了。”

  楚枝点了点头。

  前世楚章确实对她不错,毕竟楚章为人正直,只是为人父母,难免会偏心。

  在楚曦的挑拨离间和陷害下,楚章认定楚枝无可救药,对她失望之极。

  偏偏又不肯放弃楚枝。

  哪怕楚枝后来被众人误会,楚章都处处维护,替她辩解。

  同时又责怪楚枝。

  对于楚章,楚枝的心情是复杂的。

  她感动父亲对她的维护,又难过父亲对她的不信任。

  以至于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不可挽回的错事。

  楚枝去荣宁堂的时候,楚章还未收拾妥当。

  她就陪老夫人说话。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