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可轻言负旧人

怎可轻言负旧人

作者沈姝傅慎言小说

言情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傅慎言沈姝完整版免费阅读,女主叫沈姝男主叫傅慎言,傅慎言沈姝目录,爱你不能言豆芽,沈姝傅慎言的原名小说,沈姝傅慎言大结局在线观看,沈姝傅慎言在一起了吗,沈姝傅慎言第一次,云阅读网网为您提供由豆芽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佳作《怎可轻言负旧人》又名《爱你不能言》,主角是沈姝和傅慎言,小说讲的是沈姝自认为有一手好牌,可她自己也纳闷为何会把这副好牌打得稀烂,被人陷害以至堕胎容颜尽毁,沈姝所遭受的这一切全都是因傅慎言的出现.....

免费阅读

  浴巾落地,我将指尖缓缓下滑,猛的手被他按住,我抬眸,见他目光漆黑隐约带着几分不可窥探的撩绕,“行了!”

  淡漠冷冽的两个字,我愣了愣,有些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见他扯过床上的灰色休闲睡衣优雅的套在了身上。

  一时间愣了愣,随即便反应过来,他这是……留下了?

  还未来及高兴,便听到窗外伴着雨声隐约传来的女子声音,“慎言……”

  我一愣,不及傅慎言反应快,见他几步跨到阳台上,随后见他一脸阴沉的扯了大衣便出了卧室。

  阳台外,陆欣然站在大雨下,穿着单薄的衣裙,任由雨水肆意,原本就病娇的美人,此时在雨中更加显得楚楚可怜。

  傅慎言将带下去的大衣披在她身上,不及责怪她,陆欣然便猛的抱住了他,在他怀里低声啜泣。

  看着这场景,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陪了傅慎言两年,但依旧比不过陆欣然的一个电话了。

  傅慎言拥着陆欣然进了别墅,带着她上了楼,我站在楼梯口,垂眸看着被雨淋湿的两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让开!”傅慎言开口,音色冷厉阴戾,一双黑眸厌恶的看着我。

  难过吗?

  我也不知道,但比心更疼的是眼,它亲眼看着心爱的人是如何宝贝别人,践踏自己的。

  “傅慎言,当初结婚的时候,你答应过爷爷,只要我沈姝在这里一天,你就不会带她进这里一步。”这里是我和傅慎言仅有的共同生活的地方,我将他的无数个夜晚都让给了陆欣然,为什么最后还要污染这一步属于我仅有的地盘。

  “呵!”傅慎言突然冷笑,一把将我扯开,冷声道,“沈姝,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多么讽刺的一句话,看着他拥着陆欣然进了客房,我终究只能当个旁观者一样看着。

  这一夜,注定不安定。

  陆欣然在外面淋了雨,原本身体就虚弱的她,一场大雨让她发起了高烧,傅慎言宝贝她,一边给她换了衣物,一边用毛巾给她物理降温。

  可能看着我在一旁碍眼,冷冷看了我一眼道,“你回傅家老宅住吧!欣然这样,今晚是回不去了。”

  这个时间点让我回傅家老宅?呵呵……

  是我碍眼了。

  看着傅慎言良久,我居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来提醒他,老宅离这里有多远,现在多晚,我一个女人过去,有多么不安全。

  但,这些他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我在这里会不会妨碍到陆欣然休息。

  压下心中的酸涩,我终究还是平静道,“我回卧室就行,现在过去老宅……不合适!”

  他不爱惜我,我总不能也随着他糟践自己。

  转身离开客房,在走廊上遇到匆匆赶来的程隽毓,见他修长的身上还穿着黑色睡衣,可能来得急,没有换鞋,衣服也湿了大半。

  走廊并不宽敞,狭路相逢,他微微一愣,正了正衣襟开口道,“沈小姐,我过来给欣然看病。”

  陈隽毓是傅慎言的生死之交,有人说,一个男人有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你只要看看他身边的兄弟对你的态度就知道了。

  不用看态度,就听听称呼就知道了,我沈姝似乎永远都只有一个称呼——沈小姐。

  多么礼貌又生疏的称呼啊!

  人不能抠太多细节,否则会心生郁结,扯了抹笑,给他让了条道,我开口道,“嗯,进去吧!”

  有时候我是真的特别羡慕陆欣然,她只要掉几滴泪,就可以拥有我花半生努力都得不到的温暖。

  回了卧室,我找了一身傅慎言没有穿过的衣服,抱着出了卧室,下了客厅。

  程隽毓给陆欣然看病很快,量了体温,开了退烧的药,便准备离开。

  下楼见我站在客厅了,他疏离一笑,“时间不早了,沈小姐还不睡吗?”

  “嗯,一会睡!”我将手中的衣服递给他道,“你衣服湿了,外面还下着雨,换身干净的再走吧,以免着凉。”

  大概是意外我会给他送衣服,他愣了愣,俊朗的脸上扯出几分笑道,“不用,我身强力壮,不影响!”

  我将衣服放在他手中,开口道,“这衣服傅慎言没有穿过,吊牌还在,你们身形差不多,你将就着穿!”

  说完,我便上楼,回了卧室。

  我没有那么好心,当年外婆住院的时候,是程隽毓做的主刀医师,他一个国际名医,若不是傅家,他不可能会同意给我外婆做手术,那衣服算是报恩。

  翌日。

  一夜暴雨后的清晨,阳光里透着泥土的芬芳,我习惯了早起,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傅慎言和陆欣然都在厨房里。

  傅慎言身上围着黑色围裙,修长的身躯立在灶台边煎鸡蛋,身上凌厉冷酷的气息散去,透着几分烟火的气息。

  陆欣然一双亮晶晶的黑眸一直在他身上打转,似乎是高烧刚退,精致小巧的脸蛋上还透着嫣红,可爱又令人着迷。

  “慎言哥,煎鸡蛋我想吃焦一点的。”说话间,陆欣然朝着傅慎言口中塞了一颗草莓,继续道,“但也不能太焦,不然带苦味。”

  傅慎言嚼着草莓,一双黑眸看了她一眼,虽无半点言语,但只是一眼就含有最够的宠溺。

  俊男美女,郎才女貌,他们真的很配!

  这样的场景,温馨又烂漫的互动,挺甜蜜的。

  “他们很般配,不是吗?”身后传来声音,我一愣,回头见是陈隽毓,我倒是忘记了,昨夜雨大,陆欣然又发高烧,傅慎言自然不会让他回去。

  “早!”我开口,扯了抹笑,目光落在他身上的衣服上,这衣服是我昨夜递给他的。

  注意到我的目光,他挑眉一笑,“这衣服挺合适的,谢谢你。”

  我摇头,“不用!”这衣服是我给傅慎言买的,但他从来不屑于碰。

  兴许是听到动静,陆欣然朝着我们叫道,“沈姐姐,隽毓哥,你们起来了,慎言哥哥煎了鸡蛋,过来一起吃吧!”

  这语气,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做派。

  我浅笑,“不用了,我昨天买了些面包牛奶放冰箱里,你身体刚好,多喝点。”这里毕竟是我住了两年的地方,房产证上有着我和傅慎言两个人名字。

  我纵然再软弱,也不愿意,让别人鸠占鹊巢。

  听我一说,陆欣然小脸一愣,一双黑眸暗了暗,回头看向傅慎言扯着他的衣角小声道,“慎言哥哥,昨天晚上我太任性,打扰了你和沈姐姐,你能不能让她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早点?就当是我的道歉了,好不好?”

  我……

  呵呵,果然,有些人真的不需要很努力,她们只要会撒娇示弱就能获得别人力所不能及的。

  傅慎言原本对于我的出现是无动于衷的,见陆欣然开口,他回眸看了我一眼道,“一起吃!”

  冷酷带着命令的语气。

  疼么?习惯了。

  扯了抹笑,我点头,“谢谢!”

  对傅慎言我始终不能做到彻底拒绝,一眼就入了心的人,这一生都难放下了。

  三生有幸,第一次吃傅慎言的早餐,煎鸡蛋绿豆粥,平常但却不平凡,我一直以为,像傅慎言这样的男人,是被上帝拥在怀里的人,他的手是用来挥摩天下的。

  “沈姐姐,你尝尝慎言哥哥煎的鸡蛋,很香的,我们一起的时候,他经常给我煎。”陆欣然一边说,一边朝着我的碗里夹了一个鸡蛋。

  随后又甜甜的给傅慎言夹了一个,笑眯眯道,“慎言哥,你答应过我今天陪我去南江看花的,不能失约哦。”

  “嗯!”傅慎言开口,优雅矜贵的吃着早餐,他向来话少,但对陆欣然,他似乎有问必答有求必应。

  程隽毓似乎早已习惯了一切,动作优雅的吃着早点,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我们。

  我低眸,眉头不由拧了起来,今天是爷爷的葬礼,傅慎言若是陪陆欣然走了,那傅家老宅那边……

  这一顿早餐,任谁都没办法吃好,简单吃了几口,见傅慎言吃完上楼换衣服,我放下碗筷跟了上去。

  卧室。

  傅慎言知道我跟在身后,声音淡漠道,“有事?”

  说着,他若无其事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健硕的身材毫无遮挡的暴露在空气里,出于本能,我转身背对着他道,“今天是爷爷的葬礼!”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皮带拉链的声音,随后是他没有温度的回答,“你过去就行了。”

  我拧眉,“傅慎言他是你爷爷。”他是傅家长子,这个时候他若是不在,傅家的其他人会怎么想?

  “下葬的事,我已经交代陈毅过去办了,其他还有什么细节你和陈毅沟通。”这话,他说得毫无情绪,像是在交代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

  见他朝着书房里走去,我提高了声音,有些难受道,“傅慎言,是不是对于你而言,除了陆欣然,其他人都是可有可无的人?亲情于你而言算什么?”

  他顿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我,一双黑眸微微眯起,姿态冷冽寒颤,“傅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我这聒噪。”

  顿了顿,他薄唇上扬,讽刺无比的吐出几个字,“你不配!”

  他短短几字,如一盆冷水朝着我倾斜而下,淋得我四肢百骸都泛起了寒意。

  听着离开的几步声,我失笑。

  我不配!

  呵呵!

  两年时间,我还是没办法焐热一块冰冷的石头。

  “原本以为你只是脸皮厚,没想到你还喜欢多管闲事。”身旁传来讥笑声。

  我回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欣然环抱着手斜依在门框上,脸上的单纯可爱早已不见,留下的只有阴冷。

  “陆小姐变脸的速度让人挺意外的。”淡淡看了她一眼,我拿起包包,准备直接去傅家。

  傅慎言不去,我不可能不去。

  刚到门口就被陆欣然挡住,傅慎言不在,她也不再装小白兔,看着我冷冷道,“什么时候签离婚协议书?”

  我一愣,倒是笑了,瞧着她道,“陆小姐现在是以第三者的身份来逼迫我离婚吗?”

  “你才是第三者!”她似乎不喜欢别人叫她第三者,脸色阴了下来,道,“沈姝,如果不是你,现在这栋别墅的女主人是我不是你,老爷子已经死了,没人能护着你继续留在这里,如果我是你,我就乖乖签字,拿着慎言给的钱滚得远远的。”

  “陆小姐,可惜你不是我!”冷冷给她一句话,无视她的张牙舞爪,我直接绕过她准备下楼离开,除了傅慎言,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话能伤我半分。

  受惯了众星捧月的陆欣然小姐被我无视,有些心有不甘,使劲拽住了我道,“沈姝,你还要不要脸?慎言哥不喜欢你,你赖在他身边有什么用?”

  回眸看向她,我有点好笑,平静了声道,“你既然知道他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你又何必那么紧张?”

  “你……”小丫头急的脸红,一时间说不出话。

  我凑近她,扯了几分冷笑,压低了声音道,“至于我留在他身边有什么用……”说到这里,我平缓了语调,悠了悠声轻声道,“他技术那么好,你觉得有什么用?”

  “沈姝,你不要脸!”陆欣然猛的气红了眼,也不顾及其它,抬手就朝着我推了过来,我身后是楼梯,出于本能,我下意识的挪开身子,避开了她推开的动作。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陆欣然会没有站稳,直接朝着楼梯栽了下去。

  “啊……”大厅里传来她撕心裂肺的声音,我一时间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身子被一股冷冽的气息推开,随后傅慎言身形无比神速的下了楼梯去看已经躺在楼下的陆欣然。

  楼下的陆欣然卷缩着身子,面色惨白痛苦的抱着小腹,声音虚弱的喊着,“孩子,我的孩子。”

  她身下有血迹蔓延开,染红了大片地毯,我愣住,她……怀孕了?

  傅慎言的?

  “慎言哥哥,孩子,孩子……”陆欣然抓着傅慎言的衣袖,一遍又一边的重复着孩子。

  傅慎言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渍,阴骘冷酷的脸崩得死死的。

  “别怕,孩子不会有事的。”他安抚着陆欣然,将她横抱了起来,阔步朝着门外走去。

  傅慎言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男人绷着脸,眼眸黑得发亮,声音里隐忍的怒意昭然若是,“沈姝,你好样的。”

  轻飘飘的几个字,冷漠,憎恶,愤怒都包含了。

  我愣在原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打算跟上去解释一下?”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我一愣,抬眸见是程隽毓,不知道什时候他也跟了上来。

  压下心中的慌张,我平静道,“解释什么?”

  他挑眉,“不怕他误会是你推欣然的?”

  我低眸,有些苦涩,“是不是我推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欣然受伤了,最后总要有人来背负这份责任。”

  “你到是想得通!”程隽毓下楼,提着医疗箱出了别墅。

  想来是跟着去医院看陆欣然。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