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为妃

废后为妃

作者仇婉若诸葛锦华

古言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废后为妃,仇婉若诸葛锦华小说,废后为妃完整版免费阅读,仇婉若诸葛锦华完整版,男女主人公是仇婉若诸葛锦华的小说观念明确、寓意深刻,这部作品是作者“文若纷飞”的巨作,小说《废后为妃》主要故事节选:仇婉若因为诸葛锦华而满门抄斩,但身居帝位的诸葛锦华却封她为妃,极尽羞辱之事…

免费阅读

  轩辕煦心意坚决,拒绝的干脆利落!

  “你不接便是抗旨,朕容你一回两回,别以为朕会容你一辈子!你不是喜欢跟朕抢女人吗?如今朕遂你心愿,你该高兴不是么?”侧目睨着他,轩辕飏眼神冰冷如昔,冷哼一声,他转头看着端木暄:“朕命皇后今日侍寝,此旨择日待发。”

  “皇上!”

  “儿臣告退!”

  不等太后再言,轩辕飏恭了恭身,倏地松开端木暄的手,带着庞海便要离开大殿。

  手腕处的痛感清晰传来,吃痛的捂着手腕,眸光扫过其上的殷红印子,抬眼对上轩辕喣冰冷的眼神,端木暄的心,竟也微微刺痛起来。

  脸上如覆冰霜,太后气急攻心的跌坐回锦座之上,顾不得太多,端木暄连忙上前,“气大伤身,还请太后娘娘息怒。”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让别人息怒,此时此刻,她都开始佩服自己。

  看着端木暄,太后银牙咬碎,能做的却只是将小几上的茶杯挥落在地!

  静窒片刻,太后重重一叹:“哀家累了,此刻想要休息了,煦儿先行回府,不得在宫中停留。”如今,她脑海中唯有四字,那便是——养虎为患!

  她自小用心培养轩辕飏,却没想到到头来他不紧抢了自己亲生儿子的皇位,竟然还用她最得力的手下……来羞辱他!

  “母后!儿臣要去找他理论,如此旨意,儿臣宁可抗旨也断然不接!”

  轩辕喣的话字字铿锵,听在太后耳中,却头疼不已。

  知子莫若母!

  皇上既是铁了心要如此做,太后知道如果轩辕喣去找皇上理论,到头来只怕此事不会善了。

  “过去一别五年,今日你能回京,哀家甚感欣慰,如今哀家身子大不如前,怕是再等不得五年。”

  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正确选择,语重心长的说出这番话,太后转身看着端木暄。

  早已再次垂首,伸出手来,等到太后将手搭在自己手上,端木暄恭身送太后回寝殿歇息。

  ……

  寝殿之内,太后端坐玉榻之上,端木暄跪在榻前,正为其捶腿。

  “想不到皇上竟不顾哀家的意思一意孤行,到头来却苦了你……孩子,今日之事,实非哀家所愿啊!”眉目纠结,太后声中满是慈祥和对端木暄的惋惜。

  如今在气头上的不只昶王,还有当今皇上,太后知道,既是方才皇上连她都顶撞了,合着此事便再无回转之地。

  捶着腿的手微顿,端木暄仍是低垂着头:“今日之事怨不得太后娘娘,是奴婢跟太后娘娘缘浅。”

  嘴角微弯,她能做的只是苦笑。

  今日侍寝,日后再嫁他,皇上根本就是在给他带绿帽子。

  没想到,身为一国之君,皇上也如此小气。竟会借着这个机会,一箭双雕,既收拾了不听话的她,还羞辱了昶王。

  昶王……

  她想过无数次与他相见时的情景,却从未想过再见时她却成了别人羞辱他的棋子。

  虽然今日她被牵扯到他们兄弟二人之间有些无辜,不过她的结局早已注定。

  他,必不会喜她!

  牵起端木暄的手,太后叹道:“你可知哀家这几年来为何对你如此上心?”

  被太后牵着的手一颤,端木暄臻首轻摇:“奴婢不知!”

  女人心,海底针。

  宫中女人的心思比针沉的更深,更何苦是太后的心思。

  “哀家本欲扶你来坐昶王正妃之位!”

  端木暄抬头,眸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

  长叹口气,太后慢道:“自逍遥候带你入宫,哀家见你第一眼便觉与你有缘,后来相处下来,你聪明大气,不失稳重,哀家便想着要让你做哀家的儿媳。”

  看着端木暄的眼神变得浑浊,遥想当年,太后不禁又在心中暗暗一叹。

  事与愿违!

  错事已然铸成,她的谋划,如今因皇上胡乱一搅全盘皆乱,她本不打算告诉眼前这个女子这些的。

  眼中的震惊缓缓化去,睨着太后,端木暄嘴角的笑更加苦涩:“承蒙太后抬爱,看得起奴婢。”

  如今,她最后的归宿还会是昶王府,不同的是,在这之前,她先是皇上新立的皇后,然后从皇后到废后,最后才能当上昶王的王妃!

  一样的结果,其中却多出太多曲折。

  这该就是天意弄人吧!

  离开太后寝殿,再次回到大殿时,大殿里早已不见轩辕喣的身影。

  他到底还是回王府了。

  没能让他如愿娶到心仪女子,端木暄的心中稍稍有些失落。

  坐在椅子上,想到今夜便要侍寝,她平淡的面容上眉头紧锁,郁郁而不得舒。原本与她一起服侍太后的宫女,再见她时,皆都神情复杂,一脸谨慎,小心翼翼的福身行礼。

  无论起因如何,不管愿与不愿,她如今都是皇上新立的皇后。

  屋外,樱花飞舞,粉白色的花瓣落了一地。

  潇然起身,缓缓步出大殿,仰头望着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端木暄水眸微眯。

  葱白纤手盈盈扬起,看着落于手中的粉色花瓣,端木暄凑到鼻息间轻嗅着,而后苦涩一叹:“落樱缤纷,虽只留片刻馨香,却可自由飞翔!”

  它们,比她要好!

  比她自由!

  “若是你想,我带你出宫。”

  温和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悠然转身,端木暄望进姬无忧温润明亮的双眸之中。

  姬无忧的容颜,本就无懈可击,此刻立身落樱之中,更添几分妖娆。

  只可惜……

  此刻与之对立之人,却容姿平庸。

  望着他嘴角噙着的笑,端木暄的心动了动,心中暖流划过,似是被他感染,她的嘴角,竟也微微扬起。

  “若你想离开,我带你出宫。”

  伴落樱而来,姬无忧温和的再次重复道。

  “侯爷要带暄儿出宫?”

  嘴角的笑,更深了些,五年来以来,端木暄看着立于身前的姬无忧,第一次没有低头。

  凝着她嘴角的笑意,姬无忧更是如沐春风的一笑。

  伸手弹落她肩胛处的一片花瓣,他悠然说道:“皇上今日之举实有迁怒于你之嫌,若是别人也就罢了,不过你是本侯爷带进宫的,自然没有为此毁了一生的道理。”

  昶王本就与皇上不睦,如今端木暄被立而后废,不难想像,若她再嫁入昶王府,轩辕煦又该如何嫌弃于她。

  听姬无忧如此言语,回想起那日大雨之中他给予自己的温暖,端木暄只觉丝丝暖意泌心田。

  静静的,她福xiashen来,“暄儿谢过侯爷了。”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当的起这个谢字!

  姬无忧回以一笑,如女子般修长洁白的手伸到端木暄面前,他温柔的道:“把手给我,我带你离开这里。”

  眸光落在他的手上,端木暄摇了摇头:“侯爷的好意暄儿心领了,不过暄儿不能跟侯爷离宫。”

  眉头微蹙,姬无忧温润的眸光微敛。

  “如今皇上立我为后,虽无册封大典,却是金口玉言。你若此刻带我出宫,便是拐带皇后,他必会惹怒于你……所以,我不能跟你走!”

  看着眼前对自己伸出手的男子,端木暄心中感激莫名,不过她不想让他因救了自己,而受到牵连。

  眼睑微垂,睇着端木暄还算得上清秀的面庞,“只要你肯伸出手,我便带你走!”冷魅一笑,姬无忧讪讪道:“皇上若要发火径自让他发去,本侯爷无惧!”

  眼底漾着一缕笑意,端木暄再次臻首轻摇:“暄儿自知命薄,不想连累侯爷,今日之事,我不会与第三人提起。”

  拐带皇上后妃,那可是重罪中的重罪!

  不远处,内侍太监庞海带着几个宫人一路走来。

  转过身来,看着已然来到神情的庞海,姬无忧笑问道:“庞大总管所为何来?”

  对他恭了恭身,拂尘一甩,庞海对端木暄行礼:“奴才参见皇后娘娘!”

  一礼毕,他身后的宫人们皆都福身行礼:“奴婢们特来伺候皇后娘娘沐浴更衣。”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轩辕飏说过,今夜,她当侍寝!

  是夜,翌庭宫。

  并未选择宫人们备好的寝裙,端木暄青丝寂然,身着一袭暖黄色雪纺裙装,步履轻盈的步入恩泽殿。

  今夜,她要奉旨侍寝。

  这于世间万千女子来说,堪当梦寐以求四字,但她一路走来,始终眸华低敛,从未抬头。

  殿内,芙蓉帐内绯色妖娆。

  她该庆幸皇上迁怒她的方式如此特别,竟是封她为后,这才使她得以穿衣近殿。

  如若换做是美人身份,只怕此刻早已寸缕不着,被人裹起送入殿内。

  庆幸,只是于她。

  是的,她庆幸此刻自己是身着衣缕的。

  所以在看到方才那幕香艳的春宫戏码时才不至于太过——无地自容!

  此刻,宫中无人不知,她只一夜为后,明日便将成为大楚后宫里的第一废后。

  只是,她只想平静而活……

  难道这都有错么?

  手中,紧紧攥着的,是那块墨绿色的玉佩。

  忆起玉佩的主人,脑海中闪现今日在初霞殿中昶王的冷酷嘲笑,端木暄攥着玉佩的手更用力了些。

  芙蓉帐内静窒许久,端木暄知道皇上在看她,紧握着的手松了下,她施施然行礼:“暄儿参见皇上!”

  对他,自始至终,她都未曾想过要自称臣妾!

  慵懒的横卧榻上,看着龙榻前敛眸而立的女子,轩辕飏轻浮的捏了把身侧光裸的美人:“皇后既然到了,一起来玩儿如何?”随着他的动作,枕边如花似玉的美人嘤咛一声,娇羞不已。

  看都不看身边之人,他倾身靠外,探手一抓,握住端木暄的皓腕,随即,用力一扯,只见端木暄一个踉跄,整个人被他带入怀中。

  注意到她,是两年前的事情,在这两年里,他想方设法讨太后欢心,却总是不得其法,倒是她做的不错。不过只是不错,她却并不为他所用!

  她的底细早已清查,不过是个小小县丞的女儿。

  今日,他要让她知道,他是君上,是天,世间女子皆要为他所倾倒。

  他要让她知道,与他的嫔妃相比,她差的太远!

  呼吸起伏不定!

  她,仍是眼睑低垂!

  眸华一闪,丹凤眼微眯,轩辕飏伸手攫住她的下颔,用力抬起,让她直视自己。

  明眸粲然,静静凝视着轩辕飏,见他倾身上前,端木暄反射性往后仰头,却不期直接被他压在龙榻之上。

  浓郁的麝香味弥散开来,感觉到他整个人压在身上,端木暄微蹙了蹙眉,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不管过去几年如何自持,毕竟,她还未经人事。

  “原来你也有怕是时候,不过你放心,朕会轻轻的……虽然姿容稍欠,不过抱起来感觉尚好。”满意的捕捉到她眼里的那丝惊慌,嘴角邪佞一扬,轩辕飏整个身子压下,伸手扯住端木暄的襟带!

  看着轩辕飏近在眼前的俊脸,瞥见他嘴角那抹促狭的笑意,端木暄心下微沉。

  轩辕飏的手只要轻轻一扯,端木暄胸前的裙衫便会大开!

  “暄儿平庸无奇,比之这恩泽殿的宫婢都不及,皇上真的稀罕暄儿的身子么?”

  深吸口气,眼中惊慌褪去,端木暄毫不避讳的望进轩辕飏琥珀色的双眼之中。

  大楚后宫之中,美艳女子比比皆是,与此刻龙榻上横陈的美人相比,端木暄的容貌可谓平庸至极!

  他真的稀罕她的身子么?

  他当然不稀罕!

  凝着她复又平淡的眸子,他眼中慵懒尽去,平添几抹阴鹜之色!

  即便此刻,她也只是稍显惊慌,不可讳言,他恼极了她如此镇定的模样!

  他是一国之君,试问有哪个女子见到他不是使劲浑身解数想要他流连忘返?

  可她,偏偏不是!

  见他如此,端木暄心下更定了几分!

  太后给她的这张脸有多平凡她并非不知,岂能入的了轩辕飏阅美无数的法眼?!

  微动了动被轩辕飏压着的身子,见他并未再倾身压下,端木暄有些狼狈的自龙榻上起身,轻拢衣裙,她后退两步,福身跪地:“暄儿愿为皇上细作,蛰伏昶王府中,为皇上分忧!”

  既然入昶王府已成定局,她能做的只是保全自己的身子,给自己留下一分尊严!无关乎外人如何道之,只要她日后在嫁入王府,面对那人之时,心中无愧即可。

  见端木暄若此,轩辕飏整个身子往后一仰,双手撑在龙榻上,嘴边浮现一抹哂笑!

  “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丝毫不掩嘲笑,轩辕飏眼底变幻莫测,睨着她道:“朕以前让你做的时候你不做,这会儿怎么就肯了?”

  臻首微抬,端木暄眼睑微敛,不曾看他:“自知平庸,过去暄儿只想长奉太后殿前,从未想过要为谁而活。但今时不同往日,暄儿碍了皇上的眼,惹了皇上不快,这才使得皇上如此对待暄儿。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依暄儿的品貌,端不得皇妃之位,更逞论是皇后之位……甚至于连皇上身边品第最低的才人也比不上!”

  此刻,端木暄将姿态放到最低……

  她的命,是全家人的命换来的,于别人或许如草芥,但她却视之甚重!

  活着,是她必须要做到的事情,她从未想过要以死来保名节,但也不会坐以待毙的被他肆意糟蹋!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披上外袍,自龙榻上起身,轩辕飏来到近前,缓缓蹲xiashen来,双眸凛冽的盯着端木暄低敛的眼帘,似是想从她眼中看出些什么。

  “暄儿认命,但不认输!”眼帘轻抬,再一次无丝毫避让的望进轩辕飏的双眸中,端木暄平静说道:“暄儿姿色平常,若为皇上后妃,明日便是弃之敝履,但暄儿若为细作,定会是皇上身边最好的细作!”

  “最好的细作……”

  唇瓣扬起一抹颇为玩味的弧度,轩辕飏缓缓起身,转身看向龙榻上正明眸善睐对自己笑着的美人儿。

  许久之后,他闭了闭眼,抬手对端木暄唯一挥手!

  眸光一闪,知他是认同了自己的话,端木暄不动声色的起身,转身便向外走去。

  “等等!”

  闭上的眼缓缓睁开,轩辕飏转身看向端木暄,眉头轻轻蹙着:“明日之后,你便是朕的废后,再嫁入昶王府,即便你是昶王府的正妃,也必定受人冷眼。”

  转过身来,端木暄再次垂首:“暄儿明白!”

  眉头蹙的更深了些,轩辕飏冷哂:“你宁可去受人冷眼,也不想做朕的妃子?”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