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天才宠妻

陆少的天才宠妻

作者江以宁陆执

总裁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江以宁陆执小说完本免费,江以宁陆执目录,狂妻拽翻天陆执,陆执江以宁是什么小说,江以宁陆知的小说作者是谁,江以宁陆执大结局免费,江以宁陆执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江以宁陆执在一起了吗,云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江以宁和陆执的小说《陆少的天才宠妻》又名《狂妻拽翻天陆少不服来战》,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总裁言情佳作,小说讲的是江以宁对第一次见面的陆执提出娶她的交易,权势滔天的霸总在被江以宁救下后会如何对待这位小娇妻?当众人都笑嘲江以宁不知天高地厚时,殊不知狠戾狠戾的陆执早已将所有深情和温柔都给了她.....

免费阅读

  他敛眉,沉声问:“说吧,你想要什么?”

  他是商人,最懂得世间的利益往来,向来直接!

  “娶我!”

  江以宁斩钉截铁道。

  简单的两个字,却像是滴水落进了油锅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一旁的女管家,眉头一拧,呵斥道:“小丫头,你别得寸进尺。少爷感念你们家的救命之恩,愿意给你回报,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怎么敢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

  “呵~”江以宁嘲讽一笑,并不作答。

  “你……”管家面色骤变,还想再训斥。

  “住口。”

  陆执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管家瞬间噤声。

  陆执起身,迈开长腿,踱向她身边,居高临下的身形,投射下一大片阴影。

  弯腰,侵略性的气息氤氲在江以宁耳边:“你确定要嫁给我?”

  “不确定的话,我何必千里迢迢的来陆家找你?我不嫌弃你老,也不嫌弃你有钱。”

  “呵~~”男人轻笑一声,似乎这些理由并不足以打动他。

  客厅里的众人听言,无不觉得可笑,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倒是口气不小。

  陆执年纪轻轻,执掌整个陆氏集团。

  身价千亿,又俊美非凡。

  想嫁给他的女孩子,能从A市,排到长城去!

  她凭什么嫁给先生,就凭那点小恩小惠?

  真是天大的笑话!

  江以宁自然注意到了这些人的表情,却丝毫不介意。

  “你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救你!娶了我,百利无一害。陆先生,你才而立之年,现在整个陆家都要靠你支撑,你确定要拒绝么?”

  陆执的神情瞬间变得阴冷,“你在威胁我?”

  众人看到这一幕,在心里嘲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这下玩脱了吧?

  管家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把江以宁丢出去。

  可令人跌破眼镜的是,陆执突然说道,“你们都出去。”

  他,突然对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产生了一丝兴趣~~

  佣人听言,纷纷恭敬地退出去。

  女管家临走时,瞥了一眼江以宁,这个狐媚子!

  她一定要尽快通知先生的母,给江以宁一些教训。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了两人。

  谁都没先开口说话。

  挂在壁炉旁的英式座钟,发出滴滴答答的清脆的响声。

  陆执再度开口:“说吧,为什么非要嫁给我?”

  不管多么希望拥有健康的身体,他也不会留一个心怀叵测的人在身边。那无异于引狼入室。

  更别说,这小丫头觊觎的是陆太太的身份。

  “我被家里逼婚了,必须找一个男人,堵住他们的嘴。”

  “你觉得我会信?”陆执的眼神太过锐利。

  “你信不信,我能给你的理由只有这个。陆执,对你,我没什么可图谋的。以我的医术,随随便便找个地方,都能养活我自己。”江以宁明亮、清澈的眼眸里,闪烁着笃定的光芒。

  她坚信,陆执会答应自己。

  因为他的病,每次发作都会痛不欲生。常人根本无法忍受那种蚀骨之痛,很多患了这个病的人,不是等不到治愈,而是因为无法承受病发的痛苦,选择了自杀,来了结自己的命!

  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陆执轻轻地挑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好,我暂且相信你,可你知道结婚意味什么吗?”

  江以宁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庞,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强迫自己镇定的回答:“当然知道,我十九岁,又不是九岁。”

  陆执轻笑了声,缓缓靠近她。

  他看起来那么冷清,可呼吸出的气体分外的灼热,喷洒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激起了一层细小的颗粒。

  江以宁想要挣脱他的钳制。

  不料,陆执看起来病恹恹的,力气却奇大无比,竟然令她动弹不得。

  眼看着他的唇瓣就要碰到她的……

  江以宁悚然出声道,“陆先生,请你自重!”

  “都要跟我做夫妻了,还说自重?”陆执漆黑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她,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地覆在她嫣红的唇瓣上。

  脸上突然晕出一丝玩味的调笑。

  江以宁瞬间炸毛。

  她跟他结婚,可没想过,让他占自己便宜!

  江以宁正想挥手,打开他。

  陆执抓住她的手,压着她的后腰,压向自己:“急眼了?敢轻易找陌生人结婚,就没预料后果?就这么点道行?”

  “……”江以宁小脸涨的通红,却想不到反驳他的话。

  “回去吧,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我给你反悔的机会。”陆执放开她,回到了沙发跟前,双手交叠,姿态慵懒恣意。

  江以宁抿了抿唇,不,她不能在关键时刻认输,她一定要嫁给陆执。

  想到这里,她走过去,一只手搭在陆执的肩膀上,稚嫩的小脸上又刻意装出淡定。

  “陆先生,您是想这样呢?还是想那样呢?”

  眼看着她就要凑到面前,陆执一把推开她,脸上带着一丝不耐。

  江以宁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她来陆家之前,已经调查清楚了,陆执并不是轻浮的人。

  以他的身份地位,招招手,无数漂亮的女人都会为之倾倒。

  可他都二十九岁了,从未传出过绯闻,且身边没有任何一个,说明他在男女方面,非常自律!

  他刚才表现出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试探她罢

  江以宁深吸了口气,再次重复自己的目的:“我可以救你,娶我。”

  陆执沉默了。

  自从去年病发之后,每次发病都给他带来蚀骨的疼痛。且,最近一个月,已经缩短到十五天病发一次了。

  他需要活着,还要找到自己的弟弟,陆北城。

  灯光下,陆执过分白皙的皮肤带着一丝病态,许久,他才吐出两个字,“可以。”

  “不过,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你要钱要地位,我都能给你,也给得起你,但你要牢牢记住,别有任何想损害陆家利益的心思,否则……你绝对后悔!”

  最后一句话落下,他一改慵懒的姿态,满是凛冽的杀意。

  江以宁眨了眨眼睛,缓了半晌,才说:“你放心,我还想好好活着。”

  “所以,你是答应了跟我结婚?”江以宁抑制住兴奋,小心翼翼的问。

  “嗯。”

  听到肯定的回答,江以宁拿出早就拟好的合同,递到了他跟前。

  “听说你们这样的大户人家结婚很麻烦,合同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陆执接过,快速扫了几眼。

  1、两人结婚后,需同住一个屋檐下,但要保持绝对安全的距离。如果陆执做出任何违背她意愿的事,合作都立刻终止。

  2、双方要对外做出亲密的模样,不能让任何人怀疑他们的夫妻身份。

  3、尊重她的隐私,如非必要,不能过问她的事情。

  ……

  每一条都是对江以宁有利的,陆执轻笑,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了厚厚的一沓协议。

  “你疯了?”江以宁慌忙上前抢协议,想要把火扑灭。

  陆执双手插在衣兜里,淡定的望着手忙脚乱的她,说:“从来没人敢在我陆执前面制定规则,只有乖乖听我话的份儿。你给我治病,我跟你结婚,保你在陆家无人敢欺。如果这条件,你无法接受,现在就可以离开,恕不远送!”

  “你!”

  江以宁气结。

  可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是硬生生的忍下。

  “好,我答应你!”

  反正完成了任务,她马上就离开!

  再也不跟这霸道的混蛋,再有任何瓜葛!

  江以宁咬碎了一口银牙,问:“我们什么时候去民政局?”

  陆执看了眼手表,“现在。”

  江以宁:“啊?”

  “身份证和户口本带了吗?”

  “带了……”

  “走吧。”陆执起身,率先出门去。

  “……”

  江以宁顿了足足两秒,才跟了上去。

  ……

  半个小时后——

  江以宁抱着两个红本本,灿眸若星辰的望着他道:“老公~以后请多多指教~”

  陆执对她的自来熟,有些不习惯。

  陆家家教森严,即便是母亲和儿子相处,也要守规矩,不会太亲昵。

  可这小丫头,似乎不懂得跟人保持距离。

  “称呼我陆执。”

  “老公~咱们俩结婚证都领了,干嘛那么生份?来,叫我一声亲亲老婆~”江以宁总算发现,这人的一个小弱点了,不喜欢跟人太腻歪。

  哼!

  他不喜欢,她偏要!

  谁让他刚才咄咄逼人,欺负她呢!

  江以宁上前一步,还想搂住陆执的胳膊。

  可还没靠近呢,陆执一根手指头,抵在了她的脑门上,令她无法再向前一分,声音清冷道:“我让司机载你回家。”

  “老……”

  “再喊一声,我就把你吊在树上冷静三天三夜。”陆执威胁道。

  江以宁余下的话,全卡在了嗓子眼。

  啊啊啊!

  好气!

  自己前半辈子,就没碰到过这么油盐不进的男人!

  陆执淡定的转身,吩咐了司机几句话。

  江以宁便被司机客客气气的‘请’上了车。

  ……

  陆执给了她最高的地位,陆家的佣人自然也不敢慢待她。给她安排了最好的房间,并且在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内,便为她准备了几百套最新款式的衣服、包包、鞋子,还有其他昂贵的生活用品。

  江以宁躺在舒服的天鹅绒床上,娴熟的打开电脑,登录自己的邮箱,阅读最新的一封。

  【Q,全国黑客联盟,将在A市召开。你真的不要参加吗?】

  【这可是很难得机会。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大展身手。】

  【错过这次的话,又要再等三年。你不是一直想调查清楚,害死林烟的幕后黑手……】

  注意到‘林烟’两个字的刹那,江以宁脸色刷的阴沉了下来。

  林烟是她最好的朋友,半年之前,突然消失了。

  她找了很多地方,都寻不到她的踪迹。

  很多人都说,林烟出了意外。

  可她不愿意相信。

  她们约好了,要一起环游世界,现在还没开始呢。

  林烟怎么可能抛下她一个人,就去了呢?

  她调查了那么久,才找到林烟是跟陆家二少爷陆北城一起失踪的。于是,找到陆家,想从他们这里,打探到有关林烟的消息。但陆家相当严密,她曾经多次侵入陆家成员的电脑网络里,企图找到线索,都没成功,而且差点被发现。

  迫于无奈,她才嫁给陆执。

  江以宁敛了心神,退出了邮箱。登录到聊天软件里,上面只有四个联系人。其中两个已经暗了下去,另外两个在闪烁。江以宁直接忽略了小雪人头像的,点开了松鼠头像的。

  ——以宁,你在吗?

  ——以宁,你都好几天没理我了,该不是跑路了吧?

  ——以宁,你叔叔发了好大的火。你赶紧回来吧,不然,你就死定了。

  江以宁唇角微微勾起,露出讥诮的冷笑,发了很大的火吗?她还以为姓顾的是铁石心肠,不管自己做什么,都无动于衷呢,没想到他还会为了她生气。

  江以宁心情大好。

  回复了句‘阿莫,我一切安好,你不用为我担心’,然后迅速的退出。

  ……

  同一时刻。

  陆氏集团的顶层,陆执坐在宽敞的办公桌前,从层层叠叠的办公文件里抬起头,对旁边恭顺的助理,下达命令:“去查一下,江以宁的资料。我要全部的。”

  “是,Boss。”

  江以宁美美的睡了一觉,被饿醒了。

  她从来不会亏待自己,所以简单洗漱了一番,走出卧室,打算找吃的。

  可刚到楼下客厅,便听到了阴阳怪气的声音。

  “你就是那位不知羞耻,非要我们阿执娶你的江小姐?”

  江以宁抬眸望去,只见一位约莫四十岁的中年妇人,身着白色V领的Prada名牌连衣裙,正目光不善的盯着自己。

  而她旁边站着的女管家,表情跟其如出一辙。

  早知道自己嫁给陆执,会有人反对。

  可没想到,这群人来的那么快。

  好啊。

  很久没碰到对手了,拿这两人试试手,倒也不错。

  江以宁抱着双臂,走到跟前,淡淡的嗯了声,“你是谁?”

  “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用这样的态度跟长辈说话?”妇人的语调微扬,愈发尖利。

  “我爸妈去世的早,没来得及教导我。我是我爷爷一手带大的,他跟我说,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百倍还之!”

  江以宁皮挑了挑眉,目带讽刺的望着她,肉不笑的继续说,“这位大妈,不知道您是哪位,怎么就算我长辈了?上来不介绍自己的身份,反而对我大呼小喝,您的礼貌都被狗吃了吗?”

  “你真是放肆至极!”

  妇人被气的脸色铁青。

  女管家走上前,介绍道:“江小姐,这位是先生的娘——陈女士。从小便照顾先生,在家里的地位相当高。你对她不敬,便是对先生不敬。”

  这番话令陈清潋瞬间斗志高昂。

  陆执是她辛辛苦苦,一手抚养长大,自己将近三十年的时光和精力,都倾注在了这个孩子身上!

  她为阿执付出了那么多,作为回报,阿执一定要娶了她女儿——可欣!

  其他女人都休想染指!

  这个贱人也不例外!

  “陆执是喝我母长大的,我算他半个妈妈。你跟他结婚的事,我不同意。你马上给我离开陆家,不然,我就打电话报警了。”陈清潋威胁道。

  “好啊,你尽管打。”

  江以宁好整以暇。

  她陆执连结婚证都领了,谁敢把她从这里轰出去?

  陈清潋见她不肯服软,掏出手机,拨打了警察局的电话号码,大声说,“喂,警察局吗?有一个疯女人擅闯我家,麻烦你们来一趟,把她拘走。”

  挂断了电话。

  陈清潋趾高气昂道,“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江以宁走到沙发跟前,选了一块舒服的地方,安静的坐着。

  陈清潋气得哼了声。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都做到这份儿上了,竟然还不识趣的离开,看她再给她点颜色看看!、陈清潋给女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让江以宁使绊子。

  女管家得了命令,赶紧倒了一杯茶,走到江以宁跟前:“江小姐……”

  “嗯?”

  江以宁抬手,目光淡淡的扫向她。

  有那么一瞬间——

  管家觉得眼前坐的不是一个黄毛丫头,而是一位长居高位、威严甚重的上位者。

  原本想把茶水泼她一身,可愣是不敢做了。

  到嘴边的话,打了几个转,也变成了:“陈女士……请你站起来。”

  江以宁扫了她颤抖的双手,以及那杯几次差点倾倒下来的茶杯,干脆利落的站起来:“好呀~”

  女管家松了口气。

  陈清潋有点不满意管家的擅自决定,但能让这臭丫头吃到点苦头,也是不错。

  唇角微微上扬,刚想勾勒出一个笑容,可还未等她的笑靥完全绽放,江以宁便端起桌子上的茶壶,朝她撒了过来。

  陈清潋尖叫着,蹦跶起来。

  “你干什么?”

  “不好意思,不小心弄撒了水。只能连累你,陪我一起站着了。”江以宁忽闪着长长的睫毛,一脸无辜道。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