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霸爱难招架安小夕薄景言小说

总裁霸爱难招架安小夕薄景言小说

作者我是木木

总裁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总裁娶我我超甜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人物安小夕薄景言,安小夕薄景言全文免费,安小夕薄景言大结局免费,安小夕薄景言在一起了吗,安小夕薄景言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云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安小夕和薄景言的总裁甜宠文《总裁霸爱难招架》又名《总裁娶我我超甜》是由作家我是木木所写,小说讲的是身为记者的安小夕奉命前去偷拍商界大佬薄景言的绯闻,不料竟阴差阳错和薄景言荒唐一夜,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家人的撮合被迫捆绑在一块,婚后安小夕和薄景言表面恩爱,殊不知背地里两人互相诋毁......

免费阅读

  薄景言深邃的瞳孔里迸射儿出迫人的寒光,冷漠的声音里带着狂妄的不屑:“怎么,偷拍完了就想离开?”

  安小夕的脚步顿住,连忙看了眼手里的相机,知道对方是误会了。

  “你误会了,我没有拍!”她连忙解释道。

  薄景言强撑着身体起身,朝她走去。

  “我……我真的没有偷拍……”

  安小夕感觉到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场,顿时紧张起来,她想逃跑,但是脚底却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动都动不了了。

  就在这时,薄景言身体里的药效开始有了反应,他突然一个趔趄,往下倒去。

  安小夕下意识的往前一步,伸手扶住了男人。

  “你……你没事吧?”安小夕小心翼翼的问道。

  看他脸色通红一片,她正考虑要不要给他叫救护车的时候,突然……

  她就被人一把搂住了腰,随后薄景言那薄凉的嘴儿,便直接亲上了她。

  “唔唔……”安小夕顿时挣扎起来。

  这个男人想干嘛?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薄景言就一把将她抱起,丢到了旁边的床儿上,紧接着直接压住了她……

  安小夕顿时明白了,彻底变了脸色:“混蛋,你放开我!”

  薄景言双眼通红,眼中的嘲讽几乎快要溢出来了,嘴儿轻启。

  “这是你自找的!”

  说罢,他直接强势霸道的亲上了她的嘴儿……

  一儿夜,缠儿绵……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等安小夕再次醒来时,只觉得恍如隔日。

  “醒了就滚下去。”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冷酷无情的声音。

  安小夕回头,就看到薄景言已经坐起了身,骨节分明的手指正慢条斯理的扣着衬衫纽扣,一举一动都无比的高贵且优雅,让人移不开视线。

  只是可惜,这个男人就是个名副其实的衣冠禽儿兽!

  “如果不是你昨晚那样,你以为我会愿意待在这里吗?”

  安小夕冷笑出声,用被子遮掩住自己的身体,捡起散落在地的衣衫,开始穿了起来。

  薄景言冷笑,对于她遮掩身体的动作更是嗤之以鼻。

  “又没胸又没屁儿股,有什么可遮掩的!你和夏云依是一伙儿的吧?故意躲在房间里偷拍?”

  “谁偷拍你了?你以为你是谁?”

  安小夕气炸,只觉得怒火一路燃烧到了头顶。

  她真是倒了血霉,明明是公司给她开的房,怎么就进来了一个夏云依,还有这个可恶的男人。

  安小夕正气愤着,还没有来得及反击,已经穿好衣衫的薄景言就拿出了一张支票本,目光嘲弄的问道:“开个价吧!”

  安小夕一愣:“你什么意思?”

  薄景言嗤笑,不屑的道:“这不都是你们设计好的吗?怎么?担心会要少了?”

  安小夕顿时气得血都快要呕出来了,这个男人竟然……

  真是混蛋!王八蛋!

  衣冠禽儿兽!

  安小夕气得快要炸了,强忍着没有当场发作。

  她默默的穿好衣服后,从口袋里掏出仅剩的一百块钱,走到薄景言面前,施舍一般的道:“不用客气,毕竟你昨晚也付出了,这一百块钱都是你的了,反正你也就只值这么点钱!”

  “你!”薄景言顿时脸色铁青,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趁他失神的瞬间,安小夕还是有些气不过的拿起旁边床头柜上的水杯,直接把水泼到了他的脸上,无比嚣张的说道:“你说话这么难听,姑奶奶免费帮你漱漱口!”

  说完,没等他再有所反应,丢掉水杯就往外跑去。

  薄景言顿时气得爆炸,怒喝一声:“女人,你找死!”

  薄景言起身想追,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是潮的,于是停住了脚步,打电话叫助理送衣服过来。

  半个小时后,助理不止给薄景言送来了衣服,还有一份报纸。

  薄景言面色阴沉,只是看了一眼报纸上的内容,眸子里几乎就要喷出实质性的火焰来。

  该死的!

  报纸上说,他昨晚在酒店里和女人缠儿绵,批评他一直乱搞男女关系,私生活混乱,甚至已经让帝国集团的股市都出现了动荡。

  虽然报纸上安小夕的照片没有打码,他的照片打上了马赛克,也没有明确的指明他的身份,但只要是稍微了解整个A市商界情况的人,稍加思索就能猜出是他。

  薄景言气炸,手机铃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响起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看到来电人后,这才勉强压下了火气,抬手接起道:“爷爷。”

  电话一接通,薄老爷子就立刻问道:“景言,报纸上说的,你和那个女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薄景言本就阴沉的面色顿时更加沉郁了,硬邦邦的道:“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

  “可报纸都登了,那个女孩的照片还在上面呢,你欺负了人家,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呢?”

  薄老爷子知道薄景言心中一直有个女人,只是那个女人……

  或许报纸上的女孩,对景言来说,是个转机。

  想到这里,薄老爷子立即道:“这周五你就带她回来见我。”

  薄景言顿时皱起了眉头,十分的烦躁:“爷爷,我和她没有关系,也不会带她去见您。我工作很忙,有事改天再说吧,再见。”

  话毕后,薄景言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把手机丢到了桌子上,生气道:“陆冬,立即把昨晚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拿给我!”

  “是。”助理陆冬点头应道,转身就准备出去。

  “等等!”薄景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眸子里闪过一抹冷厉。

  “夏云依那个女人根本没有这个胆,昨晚的事情能登上报纸,绝对是背后还有人想要搞我,去把整件事情都给我调查清楚!”

  “是!”陆冬连忙点头,随后转身离开了。

  薄景言把儿玩着手里的雪茄,冷笑起来……敢算计他薄景言的人,无论是谁,都是找死!

  而薄老爷子那边,看着被薄景言挂断的电话,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的:“臭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孝了,居然敢挂我的电话。”

  骂完之后,他对一旁的管家道:“张伯,你立刻去找人查查这个女孩的背景,把资料都给我!”

  “是,老爷。”管家张伯连忙点头。

  ……

  而另一边,安小夕一路头也不回的跑出酒店很远后,这才敢停下来喘口气。

  这个该死的男人,夺走了她的第一次不说,还当她是出来卖的。

  王八蛋!

  安小夕在心里诅咒着薄景言,突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边忙掏出手机来一看,发现是以暴脾气出名的总编乔安迪发来的微信信息。

  安小夕愁眉苦脸的看着乔安迪在微信上问她进展怎么样的消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如果实话实说,告诉总编她连薄景言都没有见到,还是实习生的她一定会被辞退的,到时候想再找到合适的工作就难了。

  良久没有得到她的回复,乔安迪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安小夕一咬牙,接通了电话,然后硬着头皮回道:“总编你放心,薄少昨晚已经答应了接受我的采访,只不过他太忙,说要一个月后才有时间。”

  乔安迪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报纸,上面正是安小夕和薄景言的新闻,想到安小夕已经勾搭上了薄景言,所以也没有怀疑她的话,直接大手一挥,给了她一个月的时间。

  暂时逃过一劫的安小夕顿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思考了下,还是决定开口,于是问道:“总编,昨晚希尔顿大酒店,是谁给我开的房啊?”

  从她在房间里看到夏云依之后,她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情,这中间肯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否则她的房间怎么可能会出现夏云依和那个可恶的男人!

  乔安迪在电话那头一愣,回道:“我安排人力给你开的啊,509,有什么问题吗?”

  安小夕猛地一怔:“不是1509吗?”

  乔安迪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语气有些不悦。

  “希尔顿大酒店15层开始那可都是总统套房,你想什么呢,还想住总统套房吗?快点去干活,早点搞定薄景言的采访!”

  “啊?好……好的……”安小夕连忙点头,挂断了电话。

  公司明明给她开的是509的普通房间,结果她却去了1509的总统套房,怪不得昨天她进房的时候还在想怎么这个房间那么豪华,原来是她自己走错了!

  该死的!

  安小夕顿时很懊恼,她怎么那么笨的,都怪她走错了房间,昨天发生的一切也不能全怪那个男人了。

  算了,昨晚就当被狗咬了,还是安心工作吧,不就是采访传说中的霸道总裁薄景言吗?

  她一定可以的!!!

  安小夕想着,一刻也不敢耽误的直接打车去了帝国集团。

  帝国集团大门口。

  看着不远处那栋高儿耸入云的大厦,立在屋檐下的安小夕满心紧张。

  薄景言的身份她是知道的,A市绝对的王者,商场上说一不二的霸主,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无数男人的偶像,女人的梦中情儿人。

  这样一个从不接受任何采访以及拍照,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男人,乔安迪当初用尽了所有人脉,还占了极大部分的运气,才拿到了他的行程。

  安小夕知道仅凭自己待在帝国集团门口守株待兔,想要采访到连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薄景言,希望极其渺茫,可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就这样,一连大半个月过去了。

  安小夕也没有看见薄景言的影子,她的心情不禁有些急切起来。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要是还见不到薄景言的话,那她的工作岂不是……

  就在安小夕考虑要不要强闯戒备森严的帝国集团之时,见完客户回公司的薄景言,在公司门口恰好就看见了对面楼檐下的安小夕。

  “是那个女人?”薄景言顿时脸色阴沉。

  他派人拦下了薄老爷子的调查,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不死心的跑到了这里!

  果然,又是一个虚伪无耻的贱儿人!

  安小夕视线一移,突然间看见了不远处的薄景言,他穿着一身挺括的西服,从头到脚皆是一丝不苟的样子,在保镖的簇拥中正站在门口,高傲且完美。

  安小夕厌恶的皱起眉头,这个夺走她第一次的可恶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他看她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像刀子一样!

  “你在这里做什么?”薄景言走上前,语气厌恶的问道。

  安小夕同样不客气的回道:“我在哪里关你什么事,这块地又不是你家的!”

  薄景言闻言,冷冷一笑,倨傲道:“这块地就是我家的。”

  他说完,懒得再和安小夕废话了,直接对身后的保镖命令道:“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的脸了,立刻把她给我丢远点。”

  “是,薄少!”

  他身后的保镖立刻走过来,抬手就要去抓安小夕的肩膀。

  “等等!”安小夕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从保镖们对男人的称呼中,突然想到了当时夏云依对他的称呼:言……

  安小夕顿时失声尖叫道:“你就是薄景言?!”

  夺走她第一次的混蛋就是薄景言?

  薄景言看到安小夕一副震惊无比的样子,看她的眼神更加厌恶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虚伪到了极点:“明知故问!”

  都跑到他公司楼下了,竟然还有脸装作不认识他!

  安小夕的心情顿时低落了下去……天呐,她第一次睡的男人竟然就是薄景言!!!

  完蛋了!

  她还朝他泼了一脸的水,他那么讨厌她……她的采访是不是要泡汤了?!

  这可怎么办?

  “薄少,我……”安小夕张口,往前走了一步,想要解释一下。

  “站住!”在察觉到安小夕朝自己走进时,薄景言眉头皱得更深了,一脸嫌弃的说道,“离我远点!”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