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小甜妻江梨白裴商墨小说

总裁的小甜妻江梨白裴商墨小说

作者蘑菇墩

总裁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裴商墨江梨白小说免费,裴先生的小甜妻免费江梨白,裴先生你的小可爱25章,江梨白裴商墨全文免费,江梨白裴商墨章节目录,江梨白裴商墨完整版,江梨白裴商墨目录,裴少的心尖宠免费阅读,江梨白裴商墨二十一,裴商墨江梨白大结局免费,裴商墨江梨白在一起了吗,云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江梨白裴商墨的总裁甜宠文《总裁的小甜妻》又名《裴先生的小甜妻》,小说讲的是江梨白是个智商停留在六岁的漂亮傻子,身为首富家掌上明珠的江梨白幸运得到家人所有爱护,可从她订婚那日起,不幸便围绕着她,江梨白在惨遭迫害之际,被权势滔天的总裁裴商墨捡到并带回家悉心养护,看腹黑狠戾大佬是如何独宠小娇妻入骨......

免费阅读

  江梨白把这个人记得很清楚,因为爸爸妈妈哥哥都说,以后那个人会永远陪着她,照顾她,保护她。

  可就是那个承诺保护她,把她当成小公主宠的男人,被刺激下,脸色变得极度难堪,嫌恶道:“谁要跟你这种傻子订婚啊,我想娶的要娶的一直都是语晴!”

  江梨白眼眸圆圆,有些困惑。

  看上去就更傻里傻气了。

  江语晴气她打扰她的订婚宴,对保安道,“赶紧把她弄出去!”

  柳亦如连忙站出来,安抚她,“交给妈妈解决。”

  她笑着拍了拍江语晴的手,转身却面无表情走向江梨白。

  “别闹了梨白,婶婶送你回去!”

  不,不回去,江梨白皱紧小眉头,扭头看向四周宴席上,一圈又一圈,她没有看到爸爸、也没有看到妈妈。

  哥哥,哥哥也不在。

  她倏地红了眼。

  江梨白甩开柳亦如要抓她的手,慌张想要去找人。

  柳亦如怎么可能会让她捣乱,呵斥保安过来,抓住江梨白。

  江梨白撞翻了香槟台,酒水洒了她一身,杯子碎了一地。

  保安抓她的时候,她被推倒,全身轧在杯子碎片上。

  所有宾客都惊呼着让开,像看精神病一样看着她。

  柳亦如怒道,“把她给我丢出去!丢出去!”脸皮她也不要了,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撕开面具露出真实面目。

  江梨白被拎起了身子,被毫不怜惜的往外扯,她红着眼满脸泪痕四顾寻找,却什么都没有。

  不是梦。

  爸爸、妈妈、哥哥,真的,都死了。

  就剩她一个人。

  就剩她一个了。

  砰

  她被丢出盛华大酒店,摔在阶梯上。

  白裙子上全是杯子碎片扎出来的血,触目惊心!

  江家曾经最让人羡慕的公主,如今,狼狈不堪。

  天空覆上乌云,雷声轰鸣,转眼间江州市又如昨晚一般被大雨侵袭。

  电闪雷鸣,江梨白撑着身子不知方向的离开,她仰头看着天空,雨滴砸在她脸上,妆花了,她显得更加落魄了。

  而不远处,一辆轿车失控超速,猛地朝栏杆上撞去,刺啦的声音和雷声交叉响起。

  紧接着,那辆车尾部冒烟,车门被一双手推开,然后戛然而止。

  一双沾着血的手,死死按在车门上,却没有力气推开了。

  暴雨倾盆,路上没什么人。

  江梨白,就那么呆呆的看着这起意外事故。

  然而那双手上的血,像是点燃了她眼里黯灭的光,她忽然不管不顾朝车子那里跑了过去。

  她使劲拉开车门,映入眼帘的是血色鲜红。

  “不,不,”她白着脸喃喃着,伸手拽驾驶座上的人,“不,不死。”

  不要死人,不要再死人了,她眼睛被雨砸的几乎快睁不开了,可她固执的想要把驾驶座里的男人拉出来。

  “出来,出来,会炸的!”

  冒烟了就会炸开,全是火,新闻上就是这样放的。

  飞机起火炸烈的那一幕冲入她脑海中,江梨白瞬间就哭了,嗓音脆弱孤独如幼兽般,“别死了。”

  车子尾部冒烟越来越大,哪怕雨水都无法浇灭。

  她使劲拽他,可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

  可终于,车上晕厥过去的人,手指动了动。

  眼前一片模糊,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紧紧抓住了,同时,还有伴随在耳边的哭声。

  “不要死,不要死好不好。”

  他眯眼,想看清是谁,可眼里渗了血。

  “炸,要炸了。”

  女孩声音颤颤的,听得出来,她很害怕。

  可她没松手。

  裴商墨忽然反手握紧她的小手,借力起身,左腿受伤严重,他顾不上,扑出车子不顾方向跑,可身体不支,踉跄倒地的同时,他把她紧紧按入了怀里。

  身后,车子砰的一声,炸开。

  火光遇上暴雨,总有先赢后输。

  而后,在震耳的警笛声,裴商墨彻底晕了过去。

  这起意外事故,也上了新闻。

  全国有名的那个裴家现任总裁作为投资商亲自来江州市考察,却发生车祸,现如今,在医院昏迷不醒。

  江州市不少人都躁动了,裴家,是中心城那个裴家?

  产业遍布海外的商业帝国裴氏集团?

  裴氏总裁竟然低调的来了江州市?考察投资?

  不少老总都已经买好了果篮,赶去了医院。

  江家也是,虽然江家是江州市首富,那也不能跟裴家比啊,如果能和裴氏合作,那他江明河就能迅速在江氏集团站稳,取代江明海的影响力!

  江明河蠢蠢欲动,让柳亦如带上礼物,带上女儿和未来女婿,去医院探病了。

  而所有揣测、琢磨、争先巴结裴商墨的人,恐怕都想不到,这位大佬,正躺在医院病床上,怀里搂着一个女孩死死不放,连医生都束手无策。

  只能小心翼翼的给他处理伤口,手术,避开那个娇小的看不清面容的女孩子。

  江梨白也在他怀里睡的很熟,哪怕偶尔睁开眼也是昏昏沉沉,无力挣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没有意识的木偶娃娃呢。

  医生也给她检查了,高烧三十九度,并把腿上的玻璃碎渣伤口处理掉。

  病房病床上,裴商墨抱着江梨白,两人一人一手上都挂了个点滴。

  病房里安安静静,相拥而睡的男女,莫名显得温馨。

  砰。

  门忽然被大力推开,一个人惊慌闯进来,喊道,“老板,老板你还好吗?!”

  裴商墨慢慢睁开眼,眉头皱的死紧。

  “小!点!声!”他冷眼扫过去。

  “哦,”寂淼摸了摸鼻子。

  裴商墨彻底清醒过来,满怀的软绵绵让他不由浑身一僵,下意识看过去。

  女孩蜷缩在他怀里,睡得安静,小脸埋在他胸前,看不清,只隐隐能看到侧脸白皙如玉。

  “老板,你出个车祸还出出来一个女人啊?”寂淼不要命的开口。

  裴商墨又是一记冷眼扫过去,寂淼闭嘴,他懂老板无声的威胁。

  “唔~”似乎是被打扰到了,女孩娇喃一声。

  她身体开始动,松开揪着他衣领的手,翻身,渐渐睁开眼…

  裴商墨身体又是一紧,她想干什么?

  睁开眼了!

  圆溜溜的眼眸,仿佛含着水雾一般,嗓音娇软疑惑道,“哥哥?”

  什么哥哥?

  寂寥接嘴,“原来老板你是认了个干妹妹呀。”

  江梨白紧跟着又喊,“哥哥?”哥哥为什么不理她。

  裴商墨撇开目光,不与她对视,撑着身子坐起来,拉开了两个人之前原本亲密的距离。

  “我不是你哥哥。”

  他拧着眉心,算是耐心的道。

  结果刚说完,下一秒小姑娘就倏地红了眼,一把抱住他,委屈到爆,“哥哥你不想要我了吗?哥哥!”

  她认错人了,娇娇软软的管他喊哥哥,抱着他不放。

  寂淼拼命捂嘴笑,偷偷看这一幕,天知道老板冷漠不近人情,更不近女色,现在竟然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缠的手忙脚乱。

  裴商墨确实有些手忙脚乱,他第一被女孩子缠这么紧,想推开她,她却呜咽呜咽着,眼睛更加湿漉漉的看着他,环抱在他腰间的手死死抓着不放,反倒是挪着身子靠的更近。

  “哥哥。”江梨白软着声音喊得更深。

  裴商墨轻抿着薄唇,神色更深沉了些,压低声音刚道出:“我不是。”

  女孩便手指轻颤的更加抓住他的衬衫,清泪滴在他的衬衫上,无声砸下来。

  他能感受到怀中女孩的僵硬,以及低头视线寻过去,女孩无声流着泪的样子,委屈极了。

  “老板,我们总不能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吧,要不…”把她一起带走的话还未说完,寂淼便感觉到老板的眉头浓浓的蹙起,已经不悦。

  裴商墨是来江州谈生意,不是平白担上一个责任。

  昨晚她算是救了他,所以,他只音质沉沉的开口:“调查下她的父母,来医院接她。”

  寂淼收到命令,转身向外走了出去,而裴商墨扯不开怀中的女孩,只能无奈的先由她抱着。

  只是他不习惯和女孩有那么亲密的接触,偏偏女孩还不自知的凑上来,绵软贴紧在胸膛上,神色更加不适。

  “别哭了。”

  看她还在无声的流着泪,水汪汪的,裴商墨终是忍不住出声。

  “哥哥,不…离开白白,白白就不哭。”她没有爸爸妈妈了,哥哥好不容易失而复得,江梨白如何也不能放开他。

  哥哥会保护好白白的。

  不被坏人欺负。

  女孩声音清脆,哭软的声音更是让裴商墨手足无措,偏偏此刻处境困难,他不会安慰人,只能僵硬的抬起手,极其不自然的在女孩的头上轻拍了拍。

  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裴商墨的表情是为难的,可助理寂淼在门外偷看的不亦乐乎,难得看见老板亲近一个女孩,再接触接触,就能步入结婚殿堂了。

  寂淼刚转身,就看见四个人面色殷勤的站在面前,其中江明河率先殷切开口:“裴…裴总醒了吗?”

  “醒了。”

  轰的一声,寂淼感觉自己被转了一圈,这些人便绕过他向病房门口探进,轻敲了敲门,江明河整理了下领结,才推门走进去。

  寂淼一脸懵逼的回头看着,大胆了?

  面对突然闯进的人,裴商墨抿紧唇,面上一丝表情都没有,甚至是不悦的看着,可江明河心中急切,必须抓住机会见裴总一面。

  “裴总,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江明河,江氏新晋总裁…”江明河快速对着衣服拍了拍手,主动上前介绍着自己。

  同时也心中诧异着,裴总怀中竟然抱着一个女人,这身形…貌似有些眼熟。

  当女孩抬起头的时候,江明河倒吸一口冷气,身后的柳亦如更是惊讶出声:“江梨白。”

  依偎在连城怀里的江雨晴听到这个名字,不禁皱了皱眉,更是扫眼看过去,四人震惊。

  江梨白哭的眼睛红红的,却死死的抱着裴商墨的腰,哪怕望着他们,眼神也是呆呆的,不说话。

  而裴商墨原本不耐的情绪敛去,江梨白?是她的名字?

  柳亦如眼眸精光一闪,立即上前,声音立马关切道:“裴总,昨晚是白白救了您吗?白白的父母刚刚去世,我们是她的叔叔婶子,昨晚没有找到她,我们快要担心死了,还好白白没事,我们心里也松了口气。”

  暗中掐了一把江明河,才将他从怔忡中拉出来,立即上道:“是啊,裴总,白白,还记得叔叔婶子的是吗?快,让你婶子扶着你下来。”

  柳亦如亦步亦趋的靠近床边,轻轻伸手想将江梨白从床上拉下来,无奈,江梨白抱着裴商墨的腰紧极了,洁白的手十指交缠,死死握在一起,掐的发白。

  “你们是她的家属?”裴商墨双眸漆黑,声音低醇,盯着江明河的时候,无形中威慑露出。

  江明河不明白为什么竟然有些心虚,连忙点点头:“裴总!我们是白白现在唯一的家属,你把她交给我们就好了,没想到,白白这次会救了裴总呢,看来还真是我们的缘分,有幸和裴总相识!希望以后我们也能多些联系。”

  “白白,来,把手给婶子。”这是柳亦如第一次那么温和的和江梨白说话。

  “不…要,我和哥哥一起。”

  “哥哥?白白,你认错人了,这是裴总,不是你的哥哥,你的哥哥已经死了。”柳亦如美目一掀,毫不留情的提着江梨白的伤心事。

  江梨白心颤了颤,那双向来呆呆的眼睛终于有了些反应,执拗的看向裴商墨,扬高声调,哭音明显:“哥哥,你是哥哥!你刚刚说好不离开我的,哥哥…你不能骗白白,你不能不要白白。”

  平时连说话都困难慢半拍的她此刻却对着裴商墨出口成章,而她对裴商墨那么黏糊,江明河第一时间看的是裴总的反应,面上没有一丝情绪,看不出喜悲。

  江梨白死咬着唇,因为本能的害怕,额头的汗都浸了出来,裴商墨扫向柳亦如伸着拽她的手,沉声:“放开。”

  经这么一冷声,柳亦如脸微微白,连忙颤巍的收回了手。

  裴商墨轻抿着唇,就算现在他们是家属,当下,缓和女孩的情绪最重要,更何况,刚刚听到哥哥死了的那句话,心口微疼。

  “你们先出去。”

  裴总一发话,江明河不敢忤逆,连忙拉着柳亦如,使着眼色带着众人离开。

  怀中的女孩还在颤抖着,情绪一直遭受刺激,裴商墨深深睇了一眼,无奈轻声诱哄:“我没有骗你,没有不要你。”

  “哥哥不要白白了。”江梨白情绪失控,啼声未减。

  裴商墨束手无策,只能顺着她的意,同样轻哄着:“哥哥要白…白。”

  哄一个女孩子实在是太麻烦了,连说出这种话都觉得别扭至极,裴商墨脸色差极了,轻轻将女孩的手拨开。

  刚刚她拽的死紧,柳亦如暗中使了劲也没拽开她,但现在面前的是哥哥,裴商墨轻轻一拽,就拉开了。

  手背还在输着液,因为剧烈的攥紧手心,针头松了一半,血迹微微溢出。

  裴商墨微微皱眉,轻道:“哥哥去找护士来给你重新输液,在这里好好呆着,不准离开,不许跟着我,知道吗?”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