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I技术

万亿美元医疗市场迎来重大趋势:走向“高端化”、覆盖专科及重症远程医疗

来源:自媒体 AI技术 2022-11-18

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Amazon,对4万亿美元的医疗市场又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三个月前,Amazon宣布将以接近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数字医疗巨头One Medical。

比起2018年宣布将Amazon Care这一远程医疗服务推广到全美员工乃至其他企业,Amazon此举可谓更加激进,通过已经具有接近80万会员、8000企业客户的One Medical,直接切入Primary Care(初级医疗)市场,与病人距离拉到最近。


除Amazon以外,上月CVS 宣布将以约 8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远程医疗服务提供商Signify Health,以重症起家的互联网医疗机构MORE Health爱医传递也持续引入业界一流核心医生资源,并不断拓展至儿科等专科。

在美国,初级医疗负责日常医疗需求,较为严重的病症则由家庭医生推荐转诊至专科医生。

过去的在线医疗大部分仅能替代或协助初级医疗中的一部分服务,而随着技术更加便利、疫情带来的远程医疗接受度提高,在线医疗正在走向更多的病人、更多传统的医疗市场,其中既包括个人及企业级的Primary Care,也在逐步覆盖各个专科。

将变革这个四万亿美元市场的趋势,正悄然到来。

切入主流、高端市场

不管是Amazon、CVS还是与合作伙伴 VillageMD 开设了数百家初级医疗诊所的Walmart,巨头不约而同的动作,都是通过技术更好地探索初级医疗领域远程、实地结合,提供更丰富服务的可能性。

“随着患者和消费者现在更加意识到远程医疗是一种选择,医疗保健行业已经走到了岔路口。其中一个方向前进的是未来的数字医疗企业:他们了解远程医疗价值,并将医疗流程集成到数字医疗中、打造一个能够重新设计患者就医步骤以体现远程医疗价值的平台,”研究公司 Gartner 医疗保健战略高级总监分析师 Mark Gilbert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以Amazon收购One Medical为例,就诊体验仅仅是其计划中的一部分,Amazon遍布各地的递送系统,也能够提升化患者的取药、检测等体验。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概念是“基于价值的护理”:与更传统的按服务收费模式相比,基于价值的护理鼓励医护人员帮助预防疾病,而不仅仅是治疗疾病。

相比传统模式,这一概念对医疗数据分析的需求更大,医疗与科技结合也就更有用武之地——通过与沃尔玛合作,美国知名医疗企业United Healthcare Group 将使用分析来帮助沃尔玛诊所为患者提供基于价值的护理。

而基于重症远程医疗的MORE Health爱医传递正是医疗高端化的一个重要案例。

这是因为,不同于提供对接服务的跨境医疗服务商、或是主攻日常疾病的在线医疗服务,MORE Health是美国唯一一个医生集团与医生集团直接签约的在线医疗机构,不仅面线美国50个州提供服务,且面向国际患者,比如其中国企业爱医传递让在线求医的病人与高端医疗资源几乎零距离的快速对接。

自创立起,MORE Health探索出了独创的并且注册了商标保护的“Co-diagnosis”共同会诊服务:即一位顶级专家,一位本地专家(患者主诊医生),进行会诊。专家们就患者的详细情况进行讨论,并确定最适合患者的最佳治疗方案,并且实现在当地的医院落地治疗。和部分在线医疗可提供的网上第二医疗意见不同,MORE Health直接签约医生,拥有在线处方权以及随访的服务,能够给出可执行的治疗方案及处方,也让在线专科会诊有了真正落地治疗的能力。

“这意味着MORE Health能够直接与签约的顶级医生联络,为病人安排会诊,提供医疗方案,并顺畅沟通,这对于争分夺秒的病人来说非常重要。”MORE Health联合创始人Dr. Robert Warren表示。

曾有一个患有先天性成涎细胞瘤的小朋友的家长在术前一周找到MORE Health,小朋友之前经过多次手术,仍出现多次局部复发,所以本次手术迫在眉睫,但手术具体路径及方法尚未十分明确,术后的放化疗治疗方案也仍需调整。在得知了小朋友的情况,MORE Health紧急邀请了儿科放疗及化疗专家,在手术计划前两个工作日安排了多方专家的视频会诊,会诊过程中经过专业的讨论和交流,多方专家共同制定了手术方案,明确手术路径及策略,在最大程度保护患者健康组织的基础上,进行病灶切除,并且为小朋友制定了术后放疗方案,更好地避开了对正常组织的照射,降低不良反应的影响。

而目前,MORE Health的美国医生资源库已经超过10W+,与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克利夫兰、UCSF、UPenn、波士顿儿童、费城儿童、Baylor医学院等美国知名医院以及多家中国三甲医院都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正是由于跨境医疗领域的巨大需求及对医疗领域技术、法规、专业度的长期积累,MORE Health在数年间成长成为了跨境医疗巨头,为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提供受法律和保险双重保障的远程会诊和定制化诊疗服务。

当专科遇上远程医疗

疫情以来,MORE Health还将服务拓展至各个专科,以及覆盖慢病治疗。

正如上文提及的,十年前创立时,MORE Health的核心服务是癌症等重症。

随着医疗资源的拓展,以及COVID19大流行期间人们对于远程医疗的接受程度大幅提升,MORE Health 的会诊平台与服务被广泛应用到多个病种:儿科,骨科……

其中,还包括AADC 缺乏症、ROHHAAD综合征(下丘脑综合征伴极度肥胖、自主神经功能紊乱、中枢钠调节异常)、黏多糖贮积症等罕见病。

以其儿科服务“MORE Health for Kids”为例,其共同发起人Dr. Jonathan Finlay为俄亥俄州立大学医学院儿科名誉教授、是美国全国儿童医院(Nationwide Children’s Hospital)国家试验性治疗联合体(NEXT Consortium) / Head Start 4协议临床试验的首席研究员,曾作为首位专攻儿科神经肿瘤的医学专家获美国神经肿瘤协会终身成就奖。

MORE Health for Kids既拥有优秀的医疗资源,还承袭主平台,提供了专业、易用的会诊平台。

目前,MORE Health与世界大部分排名靠前的儿童医院达成了合作关系,包括波士顿儿童医院、费城儿童医院,辛辛那提儿童医院等一系列顶尖的儿童综合医院,医疗资源覆盖孩子从胎儿期到成人可能发生一切问题。

而MORE Health for Kids平台具有高效、多语言、专业准确等特色。家长能够自主上传病历及检查结果,医生端则可以获取多语言病历及CT、MRI、PET等病历资料,并与其他科室的合作医生高效沟通、讨论诊疗方案,让远程重症医疗事半功倍。

“依托过去的技术及数据积累,我们可以根据儿童医疗的特点来提供定制化的跨境医疗平台服务。”MORE Health联合创始人,美国外科医师学会董事,肝脏、胃肠肿瘤专家,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前肿瘤外科主任Dr. Robert Warren介绍道。 平台功能包括背景资料及病史总结、本次疾病的临床数据、医生评估、多科室医生讨论区、随访记录、视频服务等等。

而定制则体现在对这些部分进行不同的设计: 比如对于儿童来说,某些测试的结果会比成年人的更加重要,所以在平台上会调整测试结果显示的顺序; 再比如,成人患者的身高体重一般按照会诊时的当前数据即可,儿科患者生长发育很快,平台还会要求准备最初诊断出疾病时的身高和体重,以及会诊时的当前身高体重,供医生参考; 还有些患儿病情危重紧急,需要通过远程视频,甚至需要远程床边紧急会诊提供解决方案,他们会根据这些需求调整平台,让专科医生和患者主治医生能更流畅地进行远程诊疗。

除了儿科以外,MORE Health的服务还拓展至运动康复、行为健康等领域,帮助患者获取专业的诊疗意见,提升康复几率。MORE Health邀请美国知名球队队医、运动医学专家为国内患者进行会诊,制定康复计划的成功案例不胜枚举,绝大多数患者在专业的康复计划指导下,都能够超预期恢复运动水平,同时根据专家指导意见进行伤病预防,延长职业寿命。除疾病的诊治外,疾病的预防也同样重要。

行为医学是行为科学和医学相结合的新兴医学学科,其关注的重点是与人的健康关系密切的行为,是指导人们改变不良生活方式和习惯,树立健康行为的学科。MORE Health为患者提供的行为医学会诊服务,不仅能够帮助患者在手术或放化疗治疗后通过合理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更好地恢复,同时也能够帮助健康人群积极有效地预防疾病的发生。

不难看出,对于未来的“虚拟医院”们来说,技术的打磨、医疗资源的积累及远程医疗服务的经验,不仅仅局限在一科一室,而是能随着需求增长不断拓展,并加速落地。

而另一方面,随着市场对“虚拟医院”的接受度逐渐提高,虚拟医院也将与实体医院一样,需要在专业度、安全等方面与之同台竞技。医疗领域的数据传输、安全要求极高,也正是因此,安全规范、法律规范未来很可能成为这些虚拟医院最重要的市场门槛。

并不遥远的未来医院

随着远程医疗的持续进化,未来的“云上医院”并不难想象。

我们会看到,多地医生通过数据交互会诊平台和云智能系统共同会诊;医生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帮助自闭症患儿获得社交能力;手术室里,全息透镜系统让医生获得所见物体的实时信息,手术机器人与异地医生共同完成远程手术,以及更好的云服务与更安全的信息存储……

这一设想有着多方支撑:首先,疫情的市场教育。

就在三年前,目前远程医疗的进化程度还令人难以想象——2020年以前,全美远程医疗门诊的占比仅有0.9%,根据Gartner数据,这一数字一度暴涨至52%。目前,全美远程医疗占比稳定在12%左右。

从 2020 年初开始,需要在不让患者或医护人员暴露于潜在致命的冠状病毒的情况下提供医疗服务,这增加了对远程医疗服务的需求和使用。 疫情大流行导致消费者使用和接受远程医疗作为亲自就诊的替代方案的意愿显著增加;

其次,在线医疗机构服务的不断精进——它促使医疗服务提供者拓展远程医疗服务,并磨练他们使用技术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能力,如上文提到的,MORE Health与众多知名医院合作,并将在线会诊能力应用到重症及各个专科,推进在线医疗高端化;

最后,远程医疗/在线医疗相关的监管准备:它导致了监管和保险改革,使政府和保险公司更愿意为远程医疗提供保险,并为医疗保健公司的服务支付更多费用。

在远程医疗相关政府法规的变化中,最重要的是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 (CMS) 扩大保险报销以涵盖远程医疗预约,从而实现了远程医疗的大规模应用;以及放宽了 HIPAA 数据隐私规则,允许使用苹果的 FaceTime 和微软的 Skype 等消费者视频应用程序作为连接医生和患者的临时手段。

这也对医疗机构与保险机构的紧密和合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以MORE Health为例,创立以来,其合作方拓展至全球30+保险机构,涵盖各类不同的保险计划,包括像拥有 1400 万会员的 Virgin Pulse、巴林的 SNIC 保险公司、法国的AXA公司、美国的Metlife、意大利的忠利、约旦/阿联酋的 Guardian/City Insurance、埃及的 Plus One、德国的 Daman Health Solutions 等健康与健康合作伙伴,或是中国及亚洲的类似伙伴;又或是直接与 Moderna、Transperfect 等雇主合作,甚至与 南加的Staywell等大型教学组织合作。

未来,在线医疗高端化、专业化趋势必然将继续:

在重症远程医疗领域,安全、法规要求愈加严苛,也因此始终有着极高的市场准入门槛,除了早前就开始布局的领头企业外,鲜见创业企业,未来很有可能形成巨头垄断的市场局面。

与此同时在数年的实践中,结合了新技术的远程医疗已经证明了其竞争力,不难想象,其重要性将持续增长、服务范围也会拓展至更多专科领域,并持续从门诊发展至住院领域技术的发展与医疗领域的探索。

最终,这些探索引领人们进入一个更安全、更有效、更健康的全新数字化医疗服务时代。

(本内容属于网络转载,文中涉及图片等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及投资依据。)

说明:

本文来自网络媒体
纠错:2438514686@qq.com

蓝码智能资讯网

欢迎光临 | 蓝码智能资讯导读网

Copyright ? 2019-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