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苦肉计

  乔安那张俏脸瞬间变了颜色,五官都跟着狰狞起来,美目里迸射着浓烈的恨意。

  那句“三儿”太过刺耳,让她一向善于伪装的脸,此刻都绷不住了。

  就在此时,顾家来了客人,顾远之和胡云怡礼貌待客的声音远远传来。

  前世,就是这个时候,乔安端着咖啡杯故意撞到宋美景的身上,让咖啡液泼了自己一脚,然后尖叫着蹲下身去,捂着被烫伤的脚面委屈的掉眼泪。

  她的尖叫,喊来了顾亦凉和顾远之夫妇以及所有的客人佣人,他们以为是宋美景嫉妒乔安和顾亦凉在一起,而存心报复,就在所有人都指责宋美景的时候,乔安却主动承认说是她自己不小心弄洒了咖啡烫伤了自己,不怪宋美景。

  这番主动承认,不但没有改变人们的认定,反到让所有人认为乔安是个善良的女子。

  不忍心看宋美景受指责,才主动担责。

  而宋美景就是一个心思龌龊和卑鄙的女人。

  想到上一世自己所受的不白之冤,宋美景倏然捏住了乔安的手,将她的手背翻转,热烫的液体瞬间倾下,落点是宋美景的左脚。

  “不要!”

  宋美景随即松开乔安的手,惨叫一声。

  顾亦凉、胡云怡夫妇以及家里的客人都闻声而来,他们只看到一身明艳的乔安手里拿着空掉的咖啡杯,满面怒色的站在那里,在她的脚下,是疼的跌坐地上的宋美景。

  她脸色煞白,眼中带泪,一手捂着烫红的脚面,一边哭着对乔安说:

  “乔小姐,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不是我赖着亦凉,是他自己不肯离婚,我有什么办法,你竟然把这么热的咖啡泼在我脚上......”

  乔安嘴角的肌肉在跳动,这女人疯了!疯了!

  她死都想不到,她会把那么热的咖啡往自己的脚上泼。

  她刚还纳闷她怎么变的这么大,原来是整出这么个戏码等着她。

  “胡姨,不是我,亦凉!”

  乔安当然不是吃素的,她明白宋美景这是用了一出苦肉计来陷害她,可她手中明明端着那空掉的咖啡杯,忽然醒过神来,乔安慌忙将空杯子扔掉。

  “胡姨、亦凉,我是冤枉的!”

  乔安大声说,然而下一刻却是愣住,因为她看到眼前不光有胡云怡夫妇、顾亦凉,还有几个打扮不俗的陌生男女。

  显然是顾家的客人。

  此刻他们都对着她拧起了眉心,眸光中透着厌恶,显然都认为这咖啡是她泼的了。

  虽然她自视处变不惊,但此刻,却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女孩不是乔家的大小姐吗?怎么这么恶毒。”

  一个女客人厌恶的说。

  旁边的男客人道:“真是人不可貌相,长得这么漂亮,心肠却这么歹毒!”

  乔安的脸一瞬间憋的通红,眼看这件事已经无法收场,胡云怡忙冷声对佣人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少夫人去上药!”

  几个佣人赶紧过去扶起了宋美景,宋美景想要的效果达到了,讽刺的勾勾唇,跟着佣人离开。

  胡云怡又转头对乔安道:“安安,你先回去,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胡云怡并不相信是乔安泼了宋美景,可咖啡杯明明在乔安的手上,还有她脸上那表情,分明恨极了宋美景的样子。

  十个人看见恐怕会有八个人认为是乔安泼的宋美景。

  而宋美景的脚上已经起了泡,那伤也不是装出来的,身边还有这么多客人,让他们看着两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儿子争风吃醋,胡云怡心下很不舒服。

  实在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胡云怡只好先让乔安回去,先把这风波压下再说。

  乔安对宋美景恨的牙根痒痒,可眼下这种情况却是越描越黑,只得压下了心头火,眼圈红红,装的柔弱可怜,泫然欲泣:“我相信胡姨会查清楚,给我一个清白。”

  说完吸着鼻子装着哭了的样子走了。但是一上了车子,她脸上的委屈就化成了恨意:

  那女人弄出这么一出苦肉计陷害她,她迟早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宋美景被佣人扶回了房,脚上的伤一阵阵钻心的疼,佣人帮她敷药,更是疼的她一阵阵抽气。

  佣人出去后,她听到外面传来低低的说话声,“你说,那咖啡真的是乔小姐泼的吗?”

  另一个佣人:“肯定是呗,谁会把那么热的东西往自己身上泼,那不成了傻子了吗?”

  “乔小姐和少爷以前就是恋人,现在乔小姐回来了,她想当少夫人,可是少爷又不肯和少夫人离婚,乔小姐嫁不进来,急眼了呗......”

  宋美景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她知道胡云怡不会相信她的话,但有外面的那些人言人语,就够了。何况还有顾家的客人在场,乔安浑身是口都说不清楚。

  虽然脚被烫的不轻,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收拾乔安这样有后台的女人,要一步一步的来不是吗?

  头顶忽然一团黑影笼罩过来,不知何时顾亦凉已经来到她面前。

  一双如黑宝石一般的冷眸打量着她,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那种清冽的,属于顾亦凉的气息,带着几分危险。

  宋美景一抬头,便撞进男人耐人寻味的眼眸:“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原来谋划着这么一出。”

第4章 苦肉计

-/-

上一章 下一章

更多章节>>>

娇妻有毒章节

正文卷

娇妻有毒

离线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