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这辈子都不可能放手

  急救室的灯暗了。

  医生摘下口罩走了出来,目光在走廊上一扫,眼神定在了窗台边靠着的人身上。

  “陆总。”医生上前,“陆太太已经醒了,因为有救生气垫护着,她身上只有一些小擦伤,没有大的伤口。”

  陆云琛没有说话,薄唇抿着,眼底已经有了淡淡的青黑,精致的脸部线条依旧无可挑剔,但眸光汇中一片压抑的死寂,连带着周身的空气都处于极度的冷冽中。

  他脑中反复播放着冷心怡纵身跃下顶楼的画面,那样的冲击到此刻还没有消散。

  这就是冷心怡——他早该知道。

  “但是……”医生犹豫着道。

  陆云琛抬头:“什么?”

  “可能是在跳楼之前受到了比较强烈的刺激,现在陆太太的反应似乎有些……”医生斟酌词句,观察着陆云琛的脸,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比较和缓的词:“不太灵敏。”

  不太灵敏?

  陆云琛脸色变了。

  手术室的门向两侧滑开,病床被推了出来。

  他的眼神一转,喉头上下动了动,看见了病床上的冷心怡。

  苍白的脸显得更加瘦弱和单薄,凤眼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华,纤细的手指上绕着头发,正在自顾自地玩着,嘴角还挂着笑意。

  陆云琛走上前,凝眸看了她许久,冷心怡也只是盯着手指,没有任何反应。

  “心怡。”他叫了一句,声音嘶哑。

  冷心怡寻声抬头,眼眸中一片死寂,盯着他看了两秒,随后咧开了嘴,一笑。

  笑声在长廊里回荡,灯光忽明忽灭。

  陆云琛闭了闭眼,“玩够了自杀,现在跟我装疯卖傻是么?冷心怡,你就真的这么不想待在我身边?”

  冷心怡面部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动,愣愣地看着他,眼神涣散。

  “陆总……”医生低声道:“这样的情况是有过先例的,让精神科的医生定期治疗,情况会渐渐变好。”

  “不需要。”陆云琛紧紧捏着手指,从牙缝里吐出一句:“全世界的人都疯了,她也不可能疯——把人带走。”

  “是。”秘书带着保镖上前。

  这回冷心怡没有任何反抗,痴痴傻傻地任由保镖将她从床上带了下来,一言不发,仿佛一个被抽干了灵魂的人偶。

  陆云琛咬牙看着,手指逐渐在裤腿边捏紧,火光在眼眸里燃烧。

  一个小时后。

  天色泛白,车子终于驶进了陆家,保镖下了车,走向后座。

  “不用。”陆云琛抬手,止住了保镖的动作,随后亲自弯腰将后座的人抱了起来。

  她很轻,握在手里仿佛随时能消失一般。

  陆家的花园即使有阳光倾泻,也比往日要更冷上几分,微风吹得花轻轻摆动,像极了夜色中从高楼翩翩而下的人。

  “把这些花搬走!”陆云琛烦躁地扔下一句,抱着冷心怡的手紧了紧,朝着二楼走去。

  冷心怡始终保持眼神涣散的状态,低头看着手指,异常乖顺,长裙底下露出两条白皙的小腿,曲线玲珑,脚踝处凸起的骨头也比常人精致几分,在空中一晃一晃。

  陆云琛踢开门,将人往床上一放,伸手钳住了冷心怡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

  墨色的眸子在昏暗的房间里闪烁着,情绪翻涌,再也压抑不住。

  “冷心怡,和我好好谈谈。”他低声道。

  冷心怡平静地看着他,没有言语。

  “你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他指尖微微用力。

  冷心怡看了他一眼,微微挣扎了一下,皱眉将他推开,重新玩起了自己的手指,表情一派天真。

  “冷心怡!”他的怒意几乎到达了顶峰,随着怒意而来的还有深深的无力。

  也就是这女人才能让他感受到这样的情绪。

  “叩叩。”门响了。

  “少爷,有客人。”佣人小心翼翼道。

  陆云琛的眼神盯着冷心怡,一寸一寸扫着她的脸,对外面声音没有反应。

  “是云小姐。”佣人又道。

  陆云琛眉头微动,看了身下人一眼,突然直起身子道:“让她上来。”

  “啊?是!”佣人错愕之后立刻应声。

  脚步声渐远。

  他的眸光渐渐沉寂,转身朝着书桌走去,缓缓坐在了椅子上,收起了面色中的所有暴戾。

  再这么下去,他就要疯了。

  门再次打开,优雅的香水味率先袭来。

  冷心怡垂头坐在床边,双足交叠着,唇角重新挂上了天真的笑意。

  “陆总。”云嫣推门而入,妖媚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一圈,随后笑声尖锐起来:“哟,冷小姐也在呢?”

  云嫣是当红模特,也算是陆氏集团的王牌之一,一直不将冷心怡放在眼里,从前两人碰上也是刀光剑影。

  冷心怡没有回应。

  云嫣冷笑一声,步子迈向了的陆云琛,转身便歪歪扭扭地朝着他身上挨去:“陆总,这次合同已经到期了,我们什么时候再续约呀……”

  “今天。”陆云琛的视线转向了冷心怡,开口道。

  云嫣一愣,立刻捂嘴笑了起来,试探性地靠向他的肩头,随机挑衅地看了冷心怡一眼,见冷心怡没有反应,动作更加大胆起来。

  “但是陆总,这次有好几家公司都向我伸出来橄榄枝哦,你这边要拿出十足的诚意才好呢……”云嫣的指尖摸上陆云琛坚硬的胸膛,触感让她忍不住一颤。

  陆云琛看着冷心怡,目光隐隐有了怒意。

  她居然真的没有反应,连余光都没有朝这边送一下。

  “好啊,我当然会让你满意。”陆云琛起身,大掌一挥,将桌面上所有东西尽数扫到了地面,反手一压。

  “啊!”云嫣被他按上了桌面,愣神之后便是不可置信地狂喜。

  陆云琛面无表情地攀上了她的衣领,眼神的方向仍旧对着床头边。

  他倒是要看看冷心怡还可以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

  “陆总,嗯……”云嫣更加卖力地扭动起来,水蛇一般,双腿交缠着将自己送了上去。

  冷心怡撩起了自己的一丝头发,饶起了圆圈。

  云嫣,吐气如兰:“陆总,要在这里吗?好害羞,还有人看着呢……”

  冷心怡懒懒地朝着床头一靠,唇角笑意不减反增,任由这边即将发展成春宫的趋势,也没有半点回头的意思。

  陆云琛双手撑着书桌,青筋一跳,脸色阴沉。

  “陆总?”云嫣见他没有回应,抬头去寻他的唇。

  他猛地偏头,咬牙直起了身子。

  云嫣更加不懂,还是一个劲地往他怀里钻,“陆总……”

  “滚。”陆云琛松了手,胸膛起伏,死死盯着冷心怡的脸上的笑容,没有一瞬间觉得这笑如此刺眼。

  云嫣身子一颤,双手抖了抖,明显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寒意,立刻将自己的衣领扯了起来,咬牙愤恨地看了冷心怡一眼。

  但她不敢多待,匆匆跳下了书桌,狼狈离开。

  砰。

  门关上了。

  冷心怡在床上换了个姿势,刚要转身,手臂便被人狠狠一扯。

  “啊!”她低叫了一声,皱眉抬眼,眸子里水雾蒙蒙,似是委屈,又似是不满。

  陆云琛反手将人一压,欺身而上,压抑着沙哑的声线,“冷心怡,你非要这样是不是?”

  冷心怡动了动身子,但力量悬殊太大,根本挣扎不开。

  “恨我是吗?”他一字一句道:“那就恨着吧。”

  冷心怡猛地抬头,眼神掠过他的脸,冷光乍现,呼吸也变了变。

  “装不下去了?”陆云琛的怒意更盛,将她的手臂压过头顶。

  刚才云嫣挂在他身上的时候也没见冷心怡有现在这样的反应,说到恨他,倒是反应激烈了不少。

  冷心怡再次挣扎起来,每挣扎一下,陆云琛的指尖便惩罚性地游离探向她,呼吸声在空气中交织,来自他身上的味道好闻得让人窒息,带着薄荷的凉意,还有淡淡的烟草香味。

  唰!

  衣领撕裂。

  “放手!”冷心怡终于出声,声线依然灵动抓人,但语气中的怒意却瞬间的将陆云琛最后的理智都燃烧殆尽。

  “冷心怡你记住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放手。”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炸响。

  动作一沉。

  “陆云琛你混蛋!”冷心怡下了狠劲,又掐又打,“你个疯子!我让你放开我!唔!”

  尖叫声瞬间吞没在交缠的唇齿之间,细碎地分割成一声一声暧昧的鼻音,空气中颤动的呼吸声代替了怒吼,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愤怒到战栗,但所有的歇斯底里都在抵死的交缠中化为一池春水,融进沸腾的血液中,跟随着所有欢愉一起迸发,直至喑哑失声,直至眼神涣散……


第5章 这辈子都不可能放手

-/-

上一章 返回列表

更多章节>>>

追妻100天老婆有主了章节

正文卷

追妻100天老婆有主了

离线缓存